• 当前位置
  • 首页
  • 激情文学
  • 最新排行

    越南战场上的强奸..

    发布时间:2019-09-18 00:00:40   


    要怎样才能捉活的呢,上次那女孩完全是在昏迷中,虽味道不错,但仍给人一种奸尸的感觉。一想到那次,远久的火热感觉在腹部开始燃烧起来。强压着这股火焰,我趴在地上等待,等待着一个绝好的下手机会,上一次我能等三个多小时,这一次我还是能等,特别是在那女兵的身边还放着一把自动步枪,更不知那洞中有几人。

    心中一动,先爬重播东西的地方,将这些东西藏好后又爬过去继续监视着。 两眼更是牢牢猛盯着她胸前那鼓鼓的两团,真大哟,不知没有那身米黄的军服,那两团会是什么美景?上一次的那女孩只有小小的。

    在544高地上的炮火这时突然变得猛烈起来,那女兵突然转身返回了洞中。 就在我考虑是否冲上去时,那女兵却从洞中爬了出来,背着枪和望远镜,手上提着战事电话机,弯腰边走连收着电话线,一个人,只有她一个人在这里。看来是544高地已?落入我方友军手中,上面要她放弃这个观察站。还好我将那些头盔水壶藏的地方不是顺着她埋电话的方向,我将身子缩了缩,藏在了一棵树后。这老山的草还深走近了不仔细看,加上我军的军服清一色草绿色,趴在草中只要不动,还真看不出有人藏着。

    那女兵弯着腰,翘着屁股将电话线从草丛里扯起一圈圈绞线上架上,上身那垂着的那两团肉隔着军衣,随着手势和身子起伏抖动着,弯身时那米黄色的军裤将她的屁股紧紧包裹着,逗人的曲线完全勾划出来,腰间的武装带勒着腰,更是形出她臀部的形状。真是好肥大的屁股呀!我的口水差点流了出来,两眼死死盯着那肥大的仙人桃,看着那高翘的肥屁股一左一右的摆动,交错上下,胯间的肉棒硬硬地像要在地上钻一个洞出来,脸上的刀疤也火痛厉害起来。

    收了一段线后,在我三米的地方她却停了下来,糟,被发现了,我不得不移枪瞄准。看她向四周望了望,又听了一下四周动静,这时的我大气也不敢出一下,心中的欲火开始一路狂跌下来,刚充满血的肉棒也像泄气的气球软巴巴了。又见她放下了手中的电话机和电话线,抓起了背上的枪,我放在扳机上的手指不由开始紧了紧,心中直呼着可惜。

    立见她一下又将枪取了下来也放在地上和电话放在一起,正奇怪着她的动作,她又左右抖着胸前的两团,双手抓着裤腰上的皮带,边解边跑一路小跑到了我的藏身的树前,手提着解了皮带的裤子,快速用脚将树前的草分两边拔开踩了几踩形成两个小草包。在我愣愣间,一转身踩在两边的草包上,将上衣向上收了收,立刻褪下军裤与花白内裤,马上两团白晃晃的肥肉团弹了出来,形成了小小一阵阵波浪,硬生生出现在我头上方弹了几弹,晃的我眼珠也跟着一上一下。腾一下,我刚跌到谷底的欲火又轰一声直冲脑门,只一下就差点让我来了个脑冲血昏过去。

    裤子一褪下,越南女兵马上蹲下身,雪白肥大的屁股凑在了我眼前左方一点,就差蹲在我头上了,“丝丝嘘嘘”一阵,然后又是“哗哗”的声音,一道白线从她胯间射出,在她两脚间的地上立湿了一片,一股尿骚味直冲我鼻中,这下又差点让我被突然而来的异味熏昏过去。这臭婊子就在趴地上的我面前解起手来,有够霉气的,天啊!但愿她只是来小的,不会接着来大号,那才真正霉运到家了。我闭着鼻,皱着眉,两眼却越发睁得大大的,死死盯看着面前那两片又肥又大的股肉,几乎眼珠都快从眼眶中掉下来。

    在那两片雪白的股间山谷中黑黑的,趴在地上的我正好可以看见那正在蠕动的黑黑屁眼,屁眼四周竟还长着不少短短的肛毛,在前面就只黑乎乎地看到小小的一个长着长长黑毛的肉包,肉包中间一道白涟“哗哗”冲出黑色丛林,冲向地面合成小溪,流向草丛中。“哦??”胯下因充血硬挺的肉棒硬硬地戳在地上,龟头磨擦着军裤产生的异之感使我不由暗暗发出呻吟。

    心中暗恼那女兵背对我,怎么不对着我蹲身,使我看不到她前面的美景,但一转想,正对着,不是让我喝她的尿吗!?他妈妈的个逼的!不想在三天后还真有越南女兵蹲在我头上对着我的脸?尿强迫着我喝,那是我在一生中最黑暗最离奇惊险最最衰的黑色一段,也就有了这一段的实战练兵时间,使我练成了双枪本领(手上一枝枪,下面一枝枪),还真是如一位伟人说的:“在战场上就是最好的练兵场!”

    怕被那女兵发现,紧憋着呼吸的我脸烧得火热,全身散发着热气,还好这里的天气本来就够热。三十几秒后,那道白涟开始弱下来,慢慢停了一下,但马上她黑黑的屁眼快速向内收缩一下,前面又一道白光射出,将最后一丝余尿射出,终于?完了。越南女兵又抖了几抖肥大的屁股,将粘在黑色阴毛上的水珠抖落。 这一抖,一道波动的股浪在我面前展开,晃得我一阵眼花缭乱呆如木鸡。啊受不了,我的鼻血都快流出来了。看着面前的景色,我竟一时忘了趁机在这时将她制倒。

    看来因战争的关系,女兵身上没带纸物,在几抖之后,还保持着尿的姿势好一会儿,使我还以为她真的要大号。过一会,她提着裤子边上向提边慢慢站起来,转身终于面向了我。可惜那军裤已经提到了阴部,挡阻了我的视线,只露一截白白的微凸的小腹及小腹处黑黑的湿湿的阴毛,那阴毛尽直到脐下,哇,这女人的阴毛可真是又多又浓。提着还没穿好的裤子,女兵又用脚将两边压趴的草合拢。

    这时,我立刻清醒过来,趁那越南女兵又转过身,双手还提着裤子系皮带时,立刻从地上弹跳而起。在她吃惊地回头露出恐惧、惊讶的目光中,一个枪托重重打在她的军帽上,力量之大,一下就将那硬制塑胶军帽打裂从她头上飞了出去。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女兵受此一击面朝下立即晕到地上,这还是多亏了她的那顶军帽,不然那脑袋瓜子一定被我打破,哼,现在不过是头上多个包而巳。双手提着的裤子也滑落了到了腿上,那肥大的臀部及半截和臀部一样雪白的大腿再次出现在我眼前。

    我立刻气呼呼地扔下枪,如饿虎扑食般扑到她的臀上,双手紧紧着抓在那雪白肥嫩的股肉猛搓猛捏起来,爽啊,我疯了一般双手抓在臀上的力量之大,在白肉上出现了一道道指痕,像要把那白嫩的股肉全撕扯下来,好使自己把刚刚的欲火全发泄出来。

    在越南女兵的臀上搓揉了好一阵,我将她的身子转了过来。我操,在又浓又长的阴毛下那肥大高凸起的阴阜,像一个大肉包子一样。浓黑的阴毛多得将肉包中间那条肉缝完全遮挡住,在微微的山风中摇头摆尾。我的右手立刻按在了这个逗人的软毛桃上揉捏起来,食指和中指直伸在两片鼓鼓的大阴唇间上下抠摸着。因还残留着少许尿液,抠摸起来滑叽叽的,从指尖传来的感觉可知道此女阴道有些宽松,远比两年前的那个狙击手少女,阴毛磨擦着掌中的纹路又酥又麻。

    左手从她的衣摆处贴着细滑的肌肤钻进去,一把扯下了她的胸罩扔在地,用力扯开那件军衣,哇,一对饱满的白白的山东大馒头整个的出现在我眼前,两粒花生米大小的紫黑乳头立比5分钢币还大一倍多的乳晕上。望着这异常饱满的乳房,我右手中的活动都暂停了一下。但立刻我的左手已紧紧抓住了丰满的右乳抓捏着变形,上半身整个俯在女兵的身上,大嘴咬住左乳头大力吸食。牙齿在乳房上咬着撕扯着,将乳头咬着拉长放松,再拉长再放松发出轻微的“劈叭”声,几欲将其咬断,口水沾满了乳房。两只手也不闲着,在各自上标上用力搓着、揉着、捏着。

    昏沉中的越南女兵在我的身下只是软绵绵地随着我动作随波而动。我的火焰这时已经达到了顶点,就在这炮火轰轰、枪声四起的山林中草地上,快速地将我的军裤褪到滕下,露出了我充满欲火还散发着热气的、硬棒棒挺直的钢枪。

    双手将女兵还套着军裤的丰满双腿抬起,压在她胸前两团肥肉上,整个黑毛菲菲的阴部在我眼前暴露无遗,长长的阴毛本来刚才还遮挡着双腿间的阴唇,却因尿湿和我的手指抠摸,这时已经乖乖贴在两边的丰腿上。两片肥满的大阴唇也微微向两边张着,露出中间微带着紧色的小阴唇,空气中微微散发着丝微的尿骚味,两片小阴唇之间还湿湿地含着些小小的水珠。

    受不了啦,胯下的钢枪在右手的扶持下,龟头分开了大阴唇间的两片小肉片片,抵在那圆圆的肉洞上,对准、发射??。我重重地压在越南女兵的丰腿上,哦,好弹的两双大白腿。钢枪一下顺着肉洞通道探了进去,没有遇上一丝的阻?,洞中也因先前的尿液,不像两年那样有着干干的生涩感,也没有那时的紧凑感。 压着女兵那两双带弹性的大白腿,我扶着她的双脚开始拚命地抽插起来,钢枪将两片大小阴唇挤在两边在阴唇间进进出出,带动着阴道中的一些肉壁?进?出,女兵的身体也随着我的抽动起伏不巳。

    啊,啊,舒服,舒服呀!”我口中不断地发出喊声。火热的肉棒被温热的肉套套着的感觉,龟头进出时上面的肉棱划着肉壁及女人阴中的肉褶磨擦着棒子产生的酥麻感觉,啊,这是一种多么久违了的舒服感觉呀,我的屁股努力地起伏着抽插着,我的双腿不时打在她的屁股肉上发出“啪啪”声。双手放开两脚也挤进被压着的那两团丰满乳房上,借着两腿的压力紧抓不巳。因这女兵生着越南女人特有的娇小,我的头正好抵到她沉睡的脸上,张嘴就开始在她脸狂吻起来。

    在先前充血时间太长,这时进入那越南女兵的阴道,抽插了不到二百来下,我的腰间就开始发麻起来,一股尿意产生,我又继续重重插了十来下,低吼一声,保存了两年的火热一下冲进了还在昏迷中的她的阴道深处。我呼着大气躺在她的双腿上,让还没有软化的肉棒继续泡在滑热的肉洞享受着那久违的余味。“啊,真是舒服呀,好久没有享受到了。”

    在我的肉棒变软开始向阴道外滑出时,恢复了精神的我慢慢离开了她的身体,抬着她的脚看着乳白色的液体立时从她敞开的阴道流出来,流过下面的褐色屁眼,积在她屁股下面的草地上。

    这时的老山在炮声中满山响彻着我军战士喊“杀”的冲锋声??老山收复战开始打响了。

    在四周的枪炮声中,我坐在还在昏迷中赤裸着双乳和下身的越南女兵身旁,手不时在她那丰满雪白的乳房上揉捏几把。可惜我从不吸烟,否则可以好好的享受一下老兵们说的事后烟的味道。

    看那女兵的军裤应该是属于越军中所谓洗衣班或通信班中的女兵。越南?过长期的战争,全国人口比例严重失调,在国内一些残废的男人也大受欢?。但国内最让当局伤脑筋的是那众多的寡妇,那些寡妇生活贫困,想嫁人又没人要(处女有的是),越南国内对卖淫打击又严。于是就发生了两名寡妇持刀将一名河内大学的男学生绑架轮奸了两天,一时全国轰动。加上在当时柬埔寨越南战领区的一个炮兵团,因长时间没有轮换,就一窝蜂地跑到当起一个村寨集体找女人,结果全团70%以上得了性病,在第二天的战役中使步兵得不到炮火支援损失惨重。事件泄露后,不但全国舆论大哗,也使越南在国际本来就低的地位更低了。两件事接连发生,越南当局就下令,全国的寡妇可自愿参入军队中,组编洗衣班和通信班随军行动。其实这些寡妇一入军就按姿色分了等级,上等的就分到各师就,中等就分到团营部,其余就分到各连。所谓的洗衣班就是相当于二战时日本的随军慰安妇,不同的是这些寡妇在战斗激烈时一样揣着枪打仗,而且打起仗比那些男兵还凶。

    看着这越南女兵的白花花的裸肉,我刚熄灭的欲火又开始慢慢燃烧起来,本想再来上一炮。但现在老山激烈的战斗已?开始弱了下起,很快就有越南的散兵游员和我军的侦察兵漫山散开来,碰上了命没了不要紧,丢了我方的军威和国威那者是大事。

    看来因我那一枪托的打击,那越南女兵一时还不能醒来。我先用扯下的乳罩将我的肉棒和她的阴部擦干净,穿好自己的军服,再动手将她的军裤为她提了上去,把军衣理好,自己再背起枪挂好望远镜,把武器带上的三颗手榴弹理好。走到那女兵堆在地上的那一堆,把她的枪背上,用刀将电话线地上的一部分一刀割断,提着电话机和线架走到女兵身旁放在她的腹部上,然后一把把女兵抱起,强压着心中的火焰向越军设在山壁的猫儿洞走去。

    走近一看,那猫儿洞内部还有一些宽敞,呆三四个人也不挤,只是不能站着把腰打直。我钻了进去,然后从内将越南女兵拖进来,再出去将一些山藤和树枝把洞口遮挡一下,将我隐藏的水壶等东西也带到洞中。将一堆东西一起放在洞口,飞快得将女兵身上刚理好的军服全扒了下来,垫在她身下,一具雪白赤裸丰满凹凸不平的女体这时整个地呈现在我眼前,使都一些昏暗的洞内光线一下亮了起来,不由使得我又趴在她丰满弹性的肉体上摸捏了好一阵。

    好一会儿我才从小腿上抽出那把美制刺刀,线上架上抽出一段电话线,用刀割断。将女兵的身体?了个,把两条手臂反在背上并好,用电话线缠了几圈,又绕过她的颈打了个圈才在手臂上绑好。这样,我在搞她时,她万一醒来时只要手一挣扎,就会被电话线勒住脖子无法反抗。

    看着她那肥?和大白腿儿,我的强压下的火焰开始越烧越旺,几下又脱下装备。光着身低吼一下,扑在她的背上,在她的屁股上又抠摸一阵后,双手卡着腰部向上提起,一把抬起她的屁股,把两双大白腿垫在她腹部头部埋在垫在地上的军服上,形成了一个高翘屁股的跪姿。借着洞外传来的光线,分开她的臀缝,露出黑毛丛生的阴部。我跪在她的屁股后面将硬滋滋的肉棒低上那鼓鼓的阴唇,屁股向前一顶,龟头借着先前我的发射之物,顺着洞口我的钢枪再次钻进这令无数男人抛头?洒热血的销魂无底之洞。

    啊,没想到这样的交合,比先前在前面干活的还要销魂,每一次的进出,“枪”下的弹匣了不停撞击着饱满的阴唇,小腹部与那弹性无比的臀部撞击着发出“啪啪”声音。下身不停抽插着,我的上半身也趴在她的背上,两手也绕到前里,握着她垂倒着的两团丰乳,不停揉着乳肉,捏着乳上的两点。舒服、舒服、真舒服啊??

    不知抽插了几百下,“嗯??嗯??”身下的那女兵这时嘴中发出小声的呻吟声,越南女兵从昏睡中醒了过来。昏睡过来的女兵似乎发现了身的异处,开始挣扎、喝骂起来(听不懂)。因双手被紧紧绑着,手一动立刻勒的脖子痛苦不堪,呼吸困难,双腿又被身体压住不能动弹,女兵只能扭动着腰部试图躲避着我的进攻,口中发出阵阵哭骂声。

    不想这一扭动,反而使我的肉棒在她的肉洞发现了新的天地。当她一扭身,那肉洞中肉壁开始蠕动起来,缠着我那敏感的龟头,阴道口也张合起来,咬着我的肉棒,有别于以前玩昏时的异样舒畅。一阵阵的酥麻从龟头上传来,加上女兵扭动身子时,丰满的双乳磨擦起我的双手,两下一来几欲使我射了出去。我吸了几口长气,紧压着她的身体,双手移到她的腰的上,防止她将我的钢枪从正在进攻中的阵地中抖落出来。

    尝试了几次想滚身将我?落不来没成功后,知道自己不能逃脱,女人停止了无畏的挣扎,只是口中还发着低低地夹着呻吟的哭泣声。这低微的哭泣更使我性奋起来,抽插中加快了速度和加重了力度。

    不多久,哭泣声没有了,被女人口中的发出的呻吟声音完全代替,腰部也自动的缓缓扭动并向后顶动起来。抽插中我也感觉到了女人的阴道中分泌了不少水分,并随着我的进出,带出洞打湿了我俩人之间的阴毛,还有些溅在腿上和地上,看来在逃脱无望下,女人开始感受到身体传来的销魂感,开始渐渐享受起来。终于,越南女兵被我的抽插轰炸下带起了强烈的性欲,呻吟声开始变得高昂起来,腰部的由先前的扭动变为划圈,不时向后用力顶着,使我的肉棒更深入她的体内深处。我也放开了她的腰部,重新俯在她背上,口在她的背上咬起来,双手抓着她的乳房揉捏起来。

    在空气沉闷火热的猫儿洞里,?本细细的汗水开始在两人的身上变得粗起来,两人的呼吸也粗?着。一时间,洞外枪炮声声,洞内炮声隆隆,猫儿洞中弥漫着阵阵淫气。

    女兵的叫声越来越大,我一把抓起丢在一边的乳罩,不管上面还粘着先前我的体液,一下就塞进她的口中。性欲中的越南女兵发出的声音变成了低沉的“喔喔”声,我放心的开始大力抽插起来。

    突然那女兵停止了腰部的动作,一下用力挺起身子,全身绷得紧紧地,力量之大差点将我从她背上甩下。屁股更是紧紧夹起来,屁眼向内收缩起来,她的阴道肉壁也向内开始紧紧收缩起来。紧收的阴道紧紧的夹着我的肉棒,似乎要把我的肉棒夹断一般。一股火热的液体从她体内激射出来浇在我的龟头上。

    “啊!”我也发出吼声,在酥麻感中,一股火热的白浆了射入了她的体内,双手这时也加大了力量,深深地陷在她的乳肉中,这时的她又一次发出了沉闷的低吼声。泄过火的我脱力地趴在她的背上,洞中只听见两人粗粗的鼻息声。好半响后,我才摸索着抓起水壶喝了几口,精神开始恢复起来。我又将那越南女兵的上半身扶起,探手伸到前面取下她口中的乳罩,将水壶送到她口边。她立刻含着壶口,我向上一抬手,灌了她几口水,一些水从嘴边顺着流下到她的双乳上。喝了几口水后,她的精神也似乎好一些,努力地转过了她的脸,双眼含着忿恨的眼光狠狠地盯着我,就如两年前的那个越南女孩一般。

    我避开她的眼光收好水壶,才发现我的肉棒还半软地插在她的阴道中上,泡着两人的液体暖暖的,很是舒服。不由挺了挺自己的屁股,一下顶在她那弹性的大白肥?。女兵也发觉到,向左挪起身子,我当然不能让她的屁股离开我的身子,手一压,又将她的上身压下,恢复过来的她又开始了一阵挣扎。一时,火焰又开始在我的下腹部燃起,还泡在她洞中的肉棒再次重整旗鼓挺硬起来,我又一次压在了她的身上抽插起来。但这次那女兵却一动不动,只是让我一人发泄着。

    一个人抽插了一阵,丝毫没有了刚才的感觉,加上她的洞中的水份变得湿滑起来,不时使我的肉棒脱离阵地。我的心中渐渐火起来,这次不是欲火是?火,妈的,刚才还像个婊子一样,现在装起圣女来,妈的,你本来就是个妓女、娼妇,被TMD男人操的,怎么被你们那越南小男人操就爽啊,妈的!我狠狠地用力顶着,同时双手左右开?在她的屁股上“啪啪”用力打了起来。

    那肥大的白屁股被我打得紧红起来,手都打痛了,却见她还是一动不动,一声不吭,如不是还有鼻息,还认为已?死了。我不由想到她刚才凶狠的眼光,就像两年前的一样,我脸上的刀疤又开始痛了起来。我边顶着边把手左手从她的颈后绕到她右乳上狠抓着,右手也摸到了她的后脑上。在又重重顶了几十下后,我左手一下扣在她的下巴上,右手同时扣着她的左后脑,双手一挫,只听一声“哢嚓”骨折,我硬生生的折断了她的头骨。就在她喉中发着“喀喀”声中,她的双屁再次紧夹,阴道再次猛地收缩起来,这次的力量比上次还大,我硬硬的肉棒被夹痛得使我差点受了不了,惨叫一声,腰再次一松,又一次射出了我的白浆。

    等了一会儿,我匆匆拔出了还有些痛疼的肉棒,还好没事。一拔出肉棒,女兵阴道中的液体蜂涌而出。看着她那还微微颤动的屁股和屁眼,我恨恨得取下了她步枪上的刺刀对准她的屁眼,一下刺了进去直没到柄。在鲜血飞出的瞬间,我抓起她的衣服挡在了我的身前。

    看着跪俯在地上,高翘的屁股的尸体,股间屁眼上还插着刺刀,屁眼还在向外流着血液,我已没了两年前杀死那女孩的惊慌。平静地着好装,就在这越南女兵的尸体边大口吃着压缩饼干,喝着水壶中的水。

    填饱好肚子,我先取下女兵步枪上的弹匣带在身上,步枪再分解开来。用刀又割了下了两段电话线,先将那三颗木柄手榴弹捆在一起,撸起衣袖,将手榴弹绑在女尸的两腿间,先在小腹缠上几圈,又在刺刀的手柄上缠了几圈电话线固定好。擦了手上的血,带上我自己的东西,?燃了手榴弹的导火线,马上钻出了猫儿洞快步跑离这个地方。

    “轰隆”巨大的声音传开,猫儿洞被整个炸塌,这巨大的爆炸声也为我带了以后三个星期的黑暗。

    老山收复第一天,我带队穿插敌后掉队,寻队途中摧毁敌军一座炮火观察站,毙敌一名。


    要怎样才能捉活的呢,上次那女孩完全是在昏迷中,虽味道不错,但仍给人一种奸尸的感觉。一想到那次,远久的火热感觉在腹部开始燃烧起来。强压着这股火焰,我趴在地上等待,等待着一个绝好的下手机会,上一次我能等三个多小时,这一次我还是能等,特别是在那女兵的身边还放着一把自动步枪,更不知那洞中有几人。

    心中一动,先爬重播东西的地方,将这些东西藏好后又爬过去继续监视着。 两眼更是牢牢猛盯着她胸前那鼓鼓的两团,真大哟,不知没有那身米黄的军服,那两团会是什么美景?上一次的那女孩只有小小的。

    在544高地上的炮火这时突然变得猛烈起来,那女兵突然转身返回了洞中。 就在我考虑是否冲上去时,那女兵却从洞中爬了出来,背着枪和望远镜,手上提着战事电话机,弯腰边走连收着电话线,一个人,只有她一个人在这里。看来是544高地已?落入我方友军手中,上面要她放弃这个观察站。还好我将那些头盔水壶藏的地方不是顺着她埋电话的方向,我将身子缩了缩,藏在了一棵树后。这老山的草还深走近了不仔细看,加上我军的军服清一色草绿色,趴在草中只要不动,还真看不出有人藏着。

    那女兵弯着腰,翘着屁股将电话线从草丛里扯起一圈圈绞线上架上,上身那垂着的那两团肉隔着军衣,随着手势和身子起伏抖动着,弯身时那米黄色的军裤将她的屁股紧紧包裹着,逗人的曲线完全勾划出来,腰间的武装带勒着腰,更是形出她臀部的形状。真是好肥大的屁股呀!我的口水差点流了出来,两眼死死盯着那肥大的仙人桃,看着那高翘的肥屁股一左一右的摆动,交错上下,胯间的肉棒硬硬地像要在地上钻一个洞出来,脸上的刀疤也火痛厉害起来。

    收了一段线后,在我三米的地方她却停了下来,糟,被发现了,我不得不移枪瞄准。看她向四周望了望,又听了一下四周动静,这时的我大气也不敢出一下,心中的欲火开始一路狂跌下来,刚充满血的肉棒也像泄气的气球软巴巴了。又见她放下了手中的电话机和电话线,抓起了背上的枪,我放在扳机上的手指不由开始紧了紧,心中直呼着可惜。

    立见她一下又将枪取了下来也放在地上和电话放在一起,正奇怪着她的动作,她又左右抖着胸前的两团,双手抓着裤腰上的皮带,边解边跑一路小跑到了我的藏身的树前,手提着解了皮带的裤子,快速用脚将树前的草分两边拔开踩了几踩形成两个小草包。在我愣愣间,一转身踩在两边的草包上,将上衣向上收了收,立刻褪下军裤与花白内裤,马上两团白晃晃的肥肉团弹了出来,形成了小小一阵阵波浪,硬生生出现在我头上方弹了几弹,晃的我眼珠也跟着一上一下。腾一下,我刚跌到谷底的欲火又轰一声直冲脑门,只一下就差点让我来了个脑冲血昏过去。

    裤子一褪下,越南女兵马上蹲下身,雪白肥大的屁股凑在了我眼前左方一点,就差蹲在我头上了,“丝丝嘘嘘”一阵,然后又是“哗哗”的声音,一道白线从她胯间射出,在她两脚间的地上立湿了一片,一股尿骚味直冲我鼻中,这下又差点让我被突然而来的异味熏昏过去。这臭婊子就在趴地上的我面前解起手来,有够霉气的,天啊!但愿她只是来小的,不会接着来大号,那才真正霉运到家了。我闭着鼻,皱着眉,两眼却越发睁得大大的,死死盯看着面前那两片又肥又大的股肉,几乎眼珠都快从眼眶中掉下来。

    在那两片雪白的股间山谷中黑黑的,趴在地上的我正好可以看见那正在蠕动的黑黑屁眼,屁眼四周竟还长着不少短短的肛毛,在前面就只黑乎乎地看到小小的一个长着长长黑毛的肉包,肉包中间一道白涟“哗哗”冲出黑色丛林,冲向地面合成小溪,流向草丛中。“哦??”胯下因充血硬挺的肉棒硬硬地戳在地上,龟头磨擦着军裤产生的异之感使我不由暗暗发出呻吟。

    心中暗恼那女兵背对我,怎么不对着我蹲身,使我看不到她前面的美景,但一转想,正对着,不是让我喝她的尿吗!?他妈妈的个逼的!不想在三天后还真有越南女兵蹲在我头上对着我的脸?尿强迫着我喝,那是我在一生中最黑暗最离奇惊险最最衰的黑色一段,也就有了这一段的实战练兵时间,使我练成了双枪本领(手上一枝枪,下面一枝枪),还真是如一位伟人说的:“在战场上就是最好的练兵场!”

    怕被那女兵发现,紧憋着呼吸的我脸烧得火热,全身散发着热气,还好这里的天气本来就够热。三十几秒后,那道白涟开始弱下来,慢慢停了一下,但马上她黑黑的屁眼快速向内收缩一下,前面又一道白光射出,将最后一丝余尿射出,终于?完了。越南女兵又抖了几抖肥大的屁股,将粘在黑色阴毛上的水珠抖落。 这一抖,一道波动的股浪在我面前展开,晃得我一阵眼花缭乱呆如木鸡。啊受不了,我的鼻血都快流出来了。看着面前的景色,我竟一时忘了趁机在这时将她制倒。

    看来因战争的关系,女兵身上没带纸物,在几抖之后,还保持着尿的姿势好一会儿,使我还以为她真的要大号。过一会,她提着裤子边上向提边慢慢站起来,转身终于面向了我。可惜那军裤已经提到了阴部,挡阻了我的视线,只露一截白白的微凸的小腹及小腹处黑黑的湿湿的阴毛,那阴毛尽直到脐下,哇,这女人的阴毛可真是又多又浓。提着还没穿好的裤子,女兵又用脚将两边压趴的草合拢。

    这时,我立刻清醒过来,趁那越南女兵又转过身,双手还提着裤子系皮带时,立刻从地上弹跳而起。在她吃惊地回头露出恐惧、惊讶的目光中,一个枪托重重打在她的军帽上,力量之大,一下就将那硬制塑胶军帽打裂从她头上飞了出去。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女兵受此一击面朝下立即晕到地上,这还是多亏了她的那顶军帽,不然那脑袋瓜子一定被我打破,哼,现在不过是头上多个包而巳。双手提着的裤子也滑落了到了腿上,那肥大的臀部及半截和臀部一样雪白的大腿再次出现在我眼前。

    我立刻气呼呼地扔下枪,如饿虎扑食般扑到她的臀上,双手紧紧着抓在那雪白肥嫩的股肉猛搓猛捏起来,爽啊,我疯了一般双手抓在臀上的力量之大,在白肉上出现了一道道指痕,像要把那白嫩的股肉全撕扯下来,好使自己把刚刚的欲火全发泄出来。

    在越南女兵的臀上搓揉了好一阵,我将她的身子转了过来。我操,在又浓又长的阴毛下那肥大高凸起的阴阜,像一个大肉包子一样。浓黑的阴毛多得将肉包中间那条肉缝完全遮挡住,在微微的山风中摇头摆尾。我的右手立刻按在了这个逗人的软毛桃上揉捏起来,食指和中指直伸在两片鼓鼓的大阴唇间上下抠摸着。因还残留着少许尿液,抠摸起来滑叽叽的,从指尖传来的感觉可知道此女阴道有些宽松,远比两年前的那个狙击手少女,阴毛磨擦着掌中的纹路又酥又麻。

    左手从她的衣摆处贴着细滑的肌肤钻进去,一把扯下了她的胸罩扔在地,用力扯开那件军衣,哇,一对饱满的白白的山东大馒头整个的出现在我眼前,两粒花生米大小的紫黑乳头立比5分钢币还大一倍多的乳晕上。望着这异常饱满的乳房,我右手中的活动都暂停了一下。但立刻我的左手已紧紧抓住了丰满的右乳抓捏着变形,上半身整个俯在女兵的身上,大嘴咬住左乳头大力吸食。牙齿在乳房上咬着撕扯着,将乳头咬着拉长放松,再拉长再放松发出轻微的“劈叭”声,几欲将其咬断,口水沾满了乳房。两只手也不闲着,在各自上标上用力搓着、揉着、捏着。

    昏沉中的越南女兵在我的身下只是软绵绵地随着我动作随波而动。我的火焰这时已经达到了顶点,就在这炮火轰轰、枪声四起的山林中草地上,快速地将我的军裤褪到滕下,露出了我充满欲火还散发着热气的、硬棒棒挺直的钢枪。

    双手将女兵还套着军裤的丰满双腿抬起,压在她胸前两团肥肉上,整个黑毛菲菲的阴部在我眼前暴露无遗,长长的阴毛本来刚才还遮挡着双腿间的阴唇,却因尿湿和我的手指抠摸,这时已经乖乖贴在两边的丰腿上。两片肥满的大阴唇也微微向两边张着,露出中间微带着紧色的小阴唇,空气中微微散发着丝微的尿骚味,两片小阴唇之间还湿湿地含着些小小的水珠。

    受不了啦,胯下的钢枪在右手的扶持下,龟头分开了大阴唇间的两片小肉片片,抵在那圆圆的肉洞上,对准、发射??。我重重地压在越南女兵的丰腿上,哦,好弹的两双大白腿。钢枪一下顺着肉洞通道探了进去,没有遇上一丝的阻?,洞中也因先前的尿液,不像两年那样有着干干的生涩感,也没有那时的紧凑感。 压着女兵那两双带弹性的大白腿,我扶着她的双脚开始拚命地抽插起来,钢枪将两片大小阴唇挤在两边在阴唇间进进出出,带动着阴道中的一些肉壁?进?出,女兵的身体也随着我的抽动起伏不巳。

    啊,啊,舒服,舒服呀!”我口中不断地发出喊声。火热的肉棒被温热的肉套套着的感觉,龟头进出时上面的肉棱划着肉壁及女人阴中的肉褶磨擦着棒子产生的酥麻感觉,啊,这是一种多么久违了的舒服感觉呀,我的屁股努力地起伏着抽插着,我的双腿不时打在她的屁股肉上发出“啪啪”声。双手放开两脚也挤进被压着的那两团丰满乳房上,借着两腿的压力紧抓不巳。因这女兵生着越南女人特有的娇小,我的头正好抵到她沉睡的脸上,张嘴就开始在她脸狂吻起来。

    在先前充血时间太长,这时进入那越南女兵的阴道,抽插了不到二百来下,我的腰间就开始发麻起来,一股尿意产生,我又继续重重插了十来下,低吼一声,保存了两年的火热一下冲进了还在昏迷中的她的阴道深处。我呼着大气躺在她的双腿上,让还没有软化的肉棒继续泡在滑热的肉洞享受着那久违的余味。“啊,真是舒服呀,好久没有享受到了。”

    在我的肉棒变软开始向阴道外滑出时,恢复了精神的我慢慢离开了她的身体,抬着她的脚看着乳白色的液体立时从她敞开的阴道流出来,流过下面的褐色屁眼,积在她屁股下面的草地上。

    这时的老山在炮声中满山响彻着我军战士喊“杀”的冲锋声??老山收复战开始打响了。

    在四周的枪炮声中,我坐在还在昏迷中赤裸着双乳和下身的越南女兵身旁,手不时在她那丰满雪白的乳房上揉捏几把。可惜我从不吸烟,否则可以好好的享受一下老兵们说的事后烟的味道。

    看那女兵的军裤应该是属于越军中所谓洗衣班或通信班中的女兵。越南?过长期的战争,全国人口比例严重失调,在国内一些残废的男人也大受欢?。但国内最让当局伤脑筋的是那众多的寡妇,那些寡妇生活贫困,想嫁人又没人要(处女有的是),越南国内对卖淫打击又严。于是就发生了两名寡妇持刀将一名河内大学的男学生绑架轮奸了两天,一时全国轰动。加上在当时柬埔寨越南战领区的一个炮兵团,因长时间没有轮换,就一窝蜂地跑到当起一个村寨集体找女人,结果全团70%以上得了性病,在第二天的战役中使步兵得不到炮火支援损失惨重。事件泄露后,不但全国舆论大哗,也使越南在国际本来就低的地位更低了。两件事接连发生,越南当局就下令,全国的寡妇可自愿参入军队中,组编洗衣班和通信班随军行动。其实这些寡妇一入军就按姿色分了等级,上等的就分到各师就,中等就分到团营部,其余就分到各连。所谓的洗衣班就是相当于二战时日本的随军慰安妇,不同的是这些寡妇在战斗激烈时一样揣着枪打仗,而且打起仗比那些男兵还凶。

    看着这越南女兵的白花花的裸肉,我刚熄灭的欲火又开始慢慢燃烧起来,本想再来上一炮。但现在老山激烈的战斗已?开始弱了下起,很快就有越南的散兵游员和我军的侦察兵漫山散开来,碰上了命没了不要紧,丢了我方的军威和国威那者是大事。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