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家庭乱伦
  • 最新排行

    美丽无双

    发布时间:2020-03-26 00:00:39   


    我静静地、燥热地躺着,窗外灯火忽明忽暗,城市的夜空总是充满暧昧。香皂的味道丝丝屡屡,撩拨着我的嗅觉,我轻轻扭过头,鼻尖贴着妹妹的腿肚,下体愈加的燥热。

    缜云监狱坐落在华夏国西南边境,这个监狱的名字或许不是那么如雷贯耳,但这个监狱的重量,却丝毫不弱于京城的秦城监狱。

    在秦城监狱里,关押的或许都是巨贪与巨富,服刑前没有足够高的地位无法走进那座监狱。

    而缜云监狱与秦城监狱有着异曲同工之妙,这座监狱里关押的清一色都是极度重犯,随便拖出一个人来,身上至少都背负着几条人命,要么就是常年游走在几国国界边境上的毒枭与军火贩子。

    总之一句话,能住进这里的,没有一个不是穷凶恶极的重犯要犯,而且不是被叛了终身监禁就是被判死刑。

    就是这么一座坐落在西南荒凉区域且充满了煞气的监狱,今天来了几个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人。

    一辆挂着军区牌照的军用越野车急停在监狱正门之外,下来两个人,分别是一男一女。

    他们这个组合,别说是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即便是丢在热闹繁华的大都市,也极其吸人眼球。

    只见那男人穿着一身笔挺的军装,肩膀上扛着一颗闪闪发亮的将星,看他的年纪,约莫才四十岁左右的样子,竟已是少将军衔。

    而那女的,美丽无双、明媚动人,在一袭职业套装的包裹下,身段更是婀娜万千,绝对属于那种能让这座监狱内的牲口引起动乱的祸水级别。

    他们一下车,就跟着早就候在监狱门口等候多时的监狱长走进了这座令人闻风丧胆的重镇监狱。

    他们行色冲冲,脸上都挂着焦急与不安,特别是那妙美女子,一双好看的柳叶眉始终紧紧皱着,有很重的心事。

    “监狱长,人在哪里?”少将神情严肃的问道,三人步伐很快,不一会儿就来到了监狱长的办公室。

    “我已经差人去请了,很快就到。”监狱长说道。

    “请?监狱长,你确定是去请,而不是去提审?”貌美女子眉头一挑。

    听到这略带讥讽的话,监狱长也是笑笑,独自坐在窗口抽烟,也不愿意去多做解释,他们今天要见的这个人,没有人比他这个监狱长还了解,那个人曾经的辉煌与经历,足以称之为一声传奇。

    他也从来没把那个人当做是一个重刑犯。

    “婉玥,见到那个人后,务必收起你的轻视。”少将军衔的中年男子皱眉提醒一声。

    “刘叔叔,那个人真的能够救出我父亲?”苏婉玥有些质疑的问道,连南都军区的一支王牌精锐特总小队都铩羽而归,她不相信凭借一个人的力量就能扭转乾坤,而且更荒唐的是,这个人还是缜云监狱被判了终身监禁的重刑犯。

    若不是对那位身为南都军区参谋长的赵爷爷有所信任,她都想掉头离开。

    “在整个西南地区,如果连陈六合都做不到,那么我们就要做好最坏的打算了。”少将说道。

    闻言,苏婉玥肩膀一颤,道:“刘叔叔,这关乎到我父亲的生死存亡,不能儿戏。”

    少将想了想,看着苏婉玥,神情无比肃穆的说道:“婉玥,以你们家绿源集团的地位,我相信你也应该知道一些被封锁的信息,一年前,那次轰动国际性的巨大外交事件,你听说过吧?”

    “我知道,某国皇室神社一夜之间血流成河,死伤三十八人。”苏婉玥说完,神情一震,瞪着眼睛有些不敢置信。

    少将点头:“你猜的没错,这件事情就是陈六合做的,要不是因为这件事情的影响力太大,陈六合这个被上面多次称为国之重器的人也不会落到锒铛入狱的下场。”

    “你知道当初有多少人联名保他没保下来吗?陈六合是谁?军中的骄傲,真正的国之重器,一个在和平年代立下过赫赫战功的人,时至如今,军中都有着不少属于他的传说,他的能力毋庸置疑,如果这次事情他都不能摆平,那么在眼前的形势下,就真的没人能够摆平了。”

    少将斩钉截铁的说道。

    “那他怎么会在这里服刑?我一直以为这个人应该会在秦城。”苏婉玥讶然,一年前的那件事情她道听途说过,那是轰动性的大事件。

    “秦城?”少将轻笑了一声,意味深长道:“京城有多少人不敢让他去秦城啊……”

    没等苏婉玥去琢磨这句信息量无比庞大的话,办公室的大门忽然被推开,映入眼帘的,赫然是一个身材高挑挺拔的青年。

    青年穿着囚服,留着一头短寸,看上去也就二十四五岁的样子,并不是非常英俊,但那如刀刻般的五官却是异常硬朗。

    “你就是陈六合?”看着青年,苏婉玥问道,说实话,看到陈六合本人,苏婉玥有些失望,因为从陈六合的身上她没感受到任何军人该有的铮铮铁血,反倒有一股子生无可恋随遇而安的懒散气,她很难把这么一个散漫的囚徒想的有多么伟岸。

    “呵,稀客啊,还来了位少将?”陈六合随意的扫视了一眼,眼神都没在苏婉玥这个足以让他打九十分以上的惊艳美女身上过多停留,便很自来熟的绕到监狱长的办公椅上坐下,操起桌上的香烟就点了一根,开始吞云吐雾。

    按理说,严明规定,这里的服刑犯都必须要带着手铐脚铐,然而陈六合却是个异类,他从来不需要带那些东西,因为很多人也知道,那玩意对他来说压根没用,只是个摆设。

    若是他当真有异心,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一座监狱能拦得住他!

    “长话短说,陈六合,这次我们遇到了一件非常棘手的紧急事件,想要请你出山。”少将站起身,开门见山的说道。

    陈六合吐出一个烟圈,眼神在苏婉玥那曼妙的身姿上来回打量了一眼,才漫不经心的说道:“你一个少将请我帮忙?我没听错吧?不知道我现在是服刑犯吗?如果是为了这件事情而来,那么你们可以回去了,我没兴趣也没时间。”

    少将并不气馁,他盯着陈六合道:“这件事情事关重大,只有你出山,才能完成这项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顿了顿,少将双手撑着桌子,上身前倾,一字一顿道:“有国外佣兵入侵我国领土,完成了恐怖活动后还想离开,你也曾经身为一个军人,最优秀的军人,难道这短短的一年监狱生活,把你身上的军人血性都磨灭了吗?”

    “外敌入侵?”陈六合抬了抬眼皮,道:“这好办,直接调动强劲火力,乱炮轰死不就完了?”

    “如果有这么简单我们就不会来找你了。”少将叹口气,指了指苏婉玥道:“这位是绿源集团董事长苏伟业的独女苏婉玥,这次那些佣兵来华夏就是为了挟持苏伟业,而苏伟业的手中掌控了一些重要的商业机密与技术,我们坚决不能让苏伟业被劫持出境,让国外势力得逞。”

    “现在,苏伟业已经在那只佣兵小队的手中,他们此刻正在西南边境,随时可能出境,到时候损失的可不是仅仅具有巨大商业价值的机密,更是我华夏国的颜面!”少将掷地有声。

    闻言,陈六合才恍然的点点头:“原来是在杀人的同时还要救人,这个难度系数不小啊,难怪你们会找上我。”

    “对方来头不简单吧?”陈六合问道。

    少将凝重的点点头,从公文包里拿出几张相片,陈六合一扫,顿时乐了起来,再次打量了一眼苏婉玥,才道:“呵,看来你们家惹上的仇人来头不小啊,连世界排名第十三的血狼佣兵团都请动了,没有一千万美金都不可能让血狼这几个家伙踏足华夏大地,啧啧,真是下了血本。”

    苏婉玥眉头深凝,有些厌恶陈六合那幸灾乐祸的调侃,她冷声道:“你到底行不行?不行的话不要耽误我们宝贵时间!”

    陈六合没有搭理她,而是说道:“谈谈条件吧。”

    “完成这次任务,我们让你重获自由。”少将沉声说道。

    陈六合神情一怔,旋即对监狱长笑道:“老唐,把我进监狱时上交的东西还给我吧,哥们该自由了。”

    “好。”监狱长咧嘴一笑,马上令人去拿,从始至终没有多说一句话。

    陈六合的行头很少,就是一套普通的单衣,还有一把如月牙一般形状怪异的利刃。

    “你什么也不问,就不怕我骗你?”少将有些好奇。

    陈六合淡淡一笑:“你们不敢,除非你们南都军区的那几个老头儿不怕我去把他们最稀罕的飞机大炮给拆了。”

    “需要什么支援什么武器?能满足的我们无条件满足。”少将说道。

    陈六合摆摆手,掂量了一下手中的月牙刀,笑着:“不用了,血狼这几个小崽子罢了,等他们知道是我去了,如果能够不吓得尿裤子,就算他们长了本事。”

    看着吊儿郎当的陈六合驱车消失在了视线当中,苏婉玥不放心的问道:“他…..他真的能行?”

    “婉玥,国之重器可不是随便喊喊的,相信他吧。”少将说道,心中亦是没底。

    “刘叔叔,我很好奇,他当初为什么要去血洗那皇室神社?酿下如此弥天大祸。”苏婉玥有些好奇。

    少将似乎知道一些,他叹了口气:“为了一个女人,一个在他出事后对他弃之不顾、不闻不问,选择明哲保身的女人……”

    自古红颜多祸水,可恨、可气、又可悲啊!

    夏日炎炎、烈阳高照,七八月份的天气就是燥人,天上挂着的烈阳就跟火球似的炙烤着大地,往地下撒泡尿估计都能当场冒烟。

    可即便天气再热,也阻止不了街上行人为了讨生活的辛勤步伐。

    “叮铃铃。”半下午,一个穿着单薄汗衫、踩着一双军用解放鞋的青年正蹬着一辆破旧的三轮车在大街上晃荡。

    三轮车的龙头上绑着一个铃铛,车斗内堆着一些烂七八糟的纸板与废品,车身上贴着一块大招牌。

    “收废品”三个字写的是歪歪扭扭不堪入目,用陈六合自己的话来说,这特么就是龙飞凤舞,活生生的文字艺术。

    在这三个大字的下面,还有跟蚯蚓般的一行小字,“全方位家政小能手,支持上门服务,热线电话xxxxxxx。”

    这无疑成了繁华都市内一道惹眼的风景线,当然,投过来的目光大多都是嫌弃鄙夷居多,很难想像一个身材高大年纪轻轻、再加上长得挺不错的一个小伙子,会在大好年华选择这种活法。

    说好听点,这也算吃苦耐劳辛勤奋斗,可说难听点,这特么简直就是毫无梦想自甘堕落啊。

    干了半个月这行当的陈六合自然不会去在乎旁人的目光,何况他本身就是一个我行我素、笑看世间百态的人。

    经过一番唇枪舌战斗智斗勇的艰苦博弈,在陈六合短斤少两的惯用手段下,成功以极低的价格收购了一位大妈手中的废纸。

    正当他美滋滋的要装货上车的时候,突然旁边的街道上发生了一起事故,只见一辆红色的5系宝马车急停在街道中央,在车头前,躺着一名看上去三十岁左右、贼眉鼠眼的男子。

    撞人了!这是所有人的第一想法,很快事故点就围上了一群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吃瓜群众。

    宝马车门打开,先出现的,是一双白色的水晶绑带高跟凉鞋,紧接着,是一双白皙嫩滑纤细修长的美腿,美腿在超薄肉-色-丝-袜的包裹下,更加显得光洁透亮,荡人心弦。

    很快,一名女子钻出了轿车,出现在众人的视线当中。

    车主是一名身穿红色连衣裙的妙龄女子,明眸皓齿美艳动人,五官端正精致,配上那妖娆惹火的身段,无比性感与迷人,绝逼属于那种让屌丝满嘴口水,让高富帅目不转睛的级别。

    再加上那一头染着酒红色的大波浪长发,这个看上去二十四五岁的丽人散发着一股子成熟的妩媚,就像是一枚熟透了的桃子。

    在大热天看到这么一个极品货色,不得不说容易让人口干舌燥,雄性激素是直线飙升。

    “又是一个足以打上九十分的极品。”陈六合在心中下了个定义,要知道陈六合的审美眼光非常苛刻,能让他打上九十分的女人简直凤毛麟角。

    没想到短短一个月内就碰见了两个,一个是半个月前在缜云监狱看到的那个苏婉玥,一个就是眼前这位遇到麻烦的女人了。

    “哎哟,痛死我了,撞人了,我的腿快断了。”躺在宝马车前的男子正在哀声嚎叫,看到女人下车,他叫的更加欢实了。

    陈六合扶着三轮车,懒懒散散的叼起一根烟,轻轻摇了摇头,给出了一个点评:“演技太浮夸,不够专业。”

    这明显是一起碰瓷事件,但陈六合可没有什么英雄救美拔刀相助的侠客心肠,他还没闲得呢。

    眼神不由自主的又在那女车主的身上打量了一圈,胸前的壮阔与臀-部的凸翘让他多看了两眼:“奶-子大、屁-股圆,不是小蜜就情人。”陈六合对自己一针见血的点评很是满意。

    不是谁都有陈六合这种火眼金睛的,那位美丽动人的女车主更是第一次碰到这种情况,即便是知道对方是故意往她车上撞的,一时间也是有些慌了神。

    “大哥,你没事吧?伤到哪里了?我送您去医院看看吧。”美丽女人紧张的说道。

    “没事?我的腿都断了,我说你到底是怎么开车的?会不会开啊?你说现在怎么办吧?我站都站不起来了。”男子躺在地下撒泼哀嚎:“你说是公了私了。”

    女车主倒也不算太笨,一下子就知道对方是故意碰瓷,顿时气得俏脸微红:“我看还是公了吧,先报警,然后再去医院,真是我的责任,我负责。”

    这男子明显是个老手,一点也不惧怕,嘴硬道:“那好啊,报警啊,去医院检查啊,我要做个彻彻底底的全身检查,再去做口供啊,我看没有一天那时间也下不来。”

    闻言,女车主脸上满是气急与无奈,她可是有一大堆事情要处理呢,哪里有时间陪这个无赖干耗着?就算知道对方是故意讹她,也没有一点办法。

    “好,那你说,私了怎么了?”女车主跺脚道,这一个气恼的动作也不知道让多少牲口口水直流。

    “好说,你拿钱,我自己去医院检查,我这腿断了,怎么着也得要个万儿八千的医疗费吧?”男子狮子大开口。

    女车主咬牙切齿,但显然是有什么急事需要去处理,不想浪费时间了,当即从手提包里拿出一沓钱来丢给男子。

    不过她也没那么笨,可不会让这个男子干拿这些钱,她目光四处扫视了一圈,无巧不巧的落在看好戏的陈六合身上,道:“这位大哥,我现在没时间,能不能劳烦你帮我送他去医院?一定要做检查,做一个全身检查。”

    陈六合没想到事情会烧到自己身上,他想也没想就直接摇头:“哥们没时间,你没看到我正生意兴隆吗?一分钟好几块钱上下呢。”

    换来的是无数鄙夷目光,特么就你那收点破烂还生意兴隆呢?

    美女车主显然也没想到陈六合会这么不懂得怜香惜玉不解风情,这让她更加气恼,不知道今天出门是不是没看黄历,当即瞪着美眸道:“我补偿你!”说着话,又掏出了几张红票子,有四五张。

    陈六合换脸比翻书还快,登时眉开眼笑的扶着三轮车上前:“好说好说,助人为乐是我辈应当尽的一份义务。”

    没脸没皮的接过钱,不理会美女车主那鄙视的目光,陈六合来到碰瓷的男子身前蹲下,笑眯眯道:“钱都到手了,还躺着干什么?赶紧收工吧。”

    一句话,让美女车主怒急,质问陈六合:“你知道他是故意碰瓷的对不?那你刚才为什么不帮我说句公道话?”

    陈六合愕然,无辜道:“我不知道啊。”

    “还说不知道?那你刚才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什么钱到手了,可以收工了?”美女车主死死盯着陈六合,秋水般的眸子都快喷出火星了:“你们是不是一伙的?”

    陈六合哭笑不得,没想到这个娘们耳朵还挺尖的。

    “哎哟,疼死我了,没天理没王法了,撞到人还敢反咬一口,谁讹你了啊?我这条腿是真的断了啊。”碰瓷男的苦声哀嚎帮陈六合化去了尴尬。

    陈六合连忙点头,抓过他那条看似红肿其实完好无损的右腿,用两根指头捏住,也没见怎么用力,只听一道及其轻微的“咔嚓”声传出,紧接着碰瓷男浑身颤抖,口中传出杀猪般的嚎叫,满地打滚,冷汗都流出来了。

    现在,他可是正儿八经的断了骨头,不过不是被撞断的,而是被陈六合捏断的。

    陈六合虽然不喜欢多管闲事,但对于这样比他还没有追求的人,陈六合还是很痛恨的,既然你想白赚别人钱,那多少总得付出一些代价吧?凡事一定要专业,做戏做全套。

    “看到没,他真的没骗你,他的腿真的断了。”陈六合对美女车主说道。

    美女车主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不过那碰瓷男的痛苦表情还是很瘆人的,她也不想在这里多待,狠狠瞪了陈六合一眼,上车前,还看了看陈六合那辆破三轮,丢下一句话:“我记住你了,你给我等着。”才发动车子离去。

    反正陈六合在她心中,已经跟不是好东西这几个字挂钩了。

    “好了,人都走了,别死叫,拿着这一万块钱自己打车去医院吧,治好你这条腿估计还能剩余个几千块钱,足够买些营养品。”陈六合轻描淡写的说道。

    碰瓷男疼得几乎要晕厥过去,口齿都在颤抖,恶狠狠的盯着陈六合:“小子,你是混哪条道上的?信不信我现在就弄死你!”

    陈六合不紧不慢的掏出兜里那三块五一包的红梅,叼上一根,道:“我知道围观的人里面有三个是你的同伙,你想划出什么道道呢,我都可以接着,不过我还是想友情提醒你一声,我能捏断你的腿,同样也能捏断他们的腿。”

    顿了顿,陈六合笑嘻嘻的说道:“我劝你今天的事情还是见好就收吧,以免事情闹大了,对你也没啥好处,还有,赶紧让你的朋友带你去医院接骨,不然再耽误下去,我不保证会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