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家庭乱伦
  • 最新排行

    【母爱的光辉】第五十四章

    发布时间:2020-05-23 00:00:57   


      第五十四章:没头脑与不高兴开门,进屋,怒气冲冲。
      拿着钥匙,任纯就走进了女朋友的家里了,不对,应该是前女友了,就在半
    个小时之前,他郑重地声明,他们已经分手了,没有关系了。
      满头大汗,下了出租车,几乎是跑着上的三楼的,呼哧带喘着,他低头,就
    在脚边,换鞋的地方,他果然看见有一双鞋,款式成熟,那是,女款的!
      毋庸置疑了,妈妈就在这里,这双新鞋就是佐证,没啥可说的。
      大步流星,就往里冲,小伙子现在就像一团火球一样,迅速而蛮横,谁也挡
    不住他的脚步和冲劲儿。
      「小纯啊,你怎么现在就回来了?你们不是去玩了吗?小岚呢?你们没在一
    起啊?那你给她打电话啊,叫她赶紧回来,饭冷叔马上就做好了,冷叔还有一件
    事跟你……哎,小纯,你干啥呢?」正在做饭,在厨房里打着鸡蛋,拿着碗筷的
    冷景辉就听见了动静,他探出了脑袋,就看见一个人正以百米冲刺的迅速往屋里
    奔去,而且,是他的主卧,男人赶紧放下碗,也跟着快步走过去,想要阻拦,现
    在屋里的人正在睡觉,不管怎么说,小纯是晚辈,就这么莽莽撞撞的,那成什么
    样子了?多不好,「小纯,你干什么呀?现在冷叔那屋有人呢,一会儿你们就知
    道是谁了,但是现在你不能进去的啊,她睡觉呢!」
      「我现在用不着看,也当然知道她是谁,还有,你凭什么让我妈妈在这里,
    在你的卧室睡觉?凭什么!你个不……」气大如牛,小伙子一把就推开了毫无防
    备的男人,一下子,就把他推个趔趄,本来,盛怒之下的任纯想出言不逊,父亲
    女儿一起骂了,父女俩,他们就是一丘之貉,一样不要脸,他想这么说,但现在,
    还是妈妈重要,没必要再和他们浪费口舌,再做纠缠。
      「你妈妈?小纯,你在说什么呀?哎,你不能……」男人真是一头雾水了,
    这孩子,平时性格挺稳重的,老实憨厚,是个好小伙子,但是现在,怎么变成了
    像个疯子一样,不可理喻,又不听话,老实人的冷景辉也实在是想不通,大为疑
    惑。
      距离拉开了,他转身,再想出手制止根本就是不可能了,他只希望,此时此
    刻,现在屋里的那个人还是安安静静躺在被窝里,安安静静地睡觉最好,毕竟,
    他刚才出来,她可是光溜溜的,他们刚做完那事,亲热一番。
      久别重逢,自然分外想念,思念彼此,相比女儿,还是她好,是堂堂正正的
    性爱,堂堂正正的性快活,冷景辉觉得,很满足。
      白嫩嫩的身子,成熟丰满,赤裸裸,两只大大的乳房摇摇晃晃,由于正弯着
    腰,这样看上去,从站在卧室门口的视线看过去,更显得那对奶子的硕大圆润,
    真的是,极为诱人。
      弯着腰,一条白雪的大腿也抬了起来,正在穿着自己的内裤,这样一来,就
    连这个女人的毛,她的屄,她女人的神秘器官都被门口的大男孩看得清清楚楚,
    秋毫毕现地呈现在这间卧室里,出现在这个门口的大男孩的眼里,统统的,无处
    可逃。
      好性感的一个女人,好丰满的一具身体,真是好看。
      小伙子完全傻了,看傻了,同时,也被眼前的情形吓傻了,他呆愣愣,不知
    所措。
      这个女人,是看好,很有韵味,可是,她不是自己的妈妈,柳忆蓉老师!
      而且,这个女人,任纯并不认识,没见过,完全陌生。
      怎么回事?小伙子完全懵了,头脑混乱,感觉自己就像在看大变活人一样,
    思想被人操控着,找不出头绪。
      因为毫无防备,无论是精神上,还是视觉上,一时间,都支配着男孩的思想,
    让他行动钝化,等同静止,他还是呆呆地,看着对方。
      而对方,可能也是对这一幕始料未及,是没有想到突然会有人闯入自家的卧
    室,一个大小伙子会从天而降,她也没动,就那样拿着自己的内裤,忘了套上。
      就这样,对视着,足有十几秒钟,足够让一个异性看光了女人的所有,白嫩
    嫩的大乳房,黑乎乎的屄毛,真是让人一饱眼福,真的诱人。
      直到,身后的脚步声匆匆响起,又转来的一声关门的声音,这才终止了这个
    不合时宜的画面,彻底中断。
      「小纯,你干什么呀?都告诉你了,让你先别开门,你不能进去,现在不方
    便,你咋就不听话呢?你这孩子!」原本温和的声调明显有了怒意,饶是冷景辉
    脾气再好,再能容忍,这孩子这样,他也是真的来气了,受不了的。
      无缘无故地就闯进了别人的家里,还是怒气冲冲的,而且还不听劝,这像什
    么样子?太没规矩了!忍不住,他又在心里责备着小伙子,怪他鲁莽。
      「还不是你的宝贝女儿干的好事,你自己去问问她吧!」刚才的香艳,并没
    有吸收原来的怒火,任纯气喘吁吁,仍然大喊着,不甘示弱,然后举步便走,既
    然妈妈不在这里,他也没必要再多逗留,这里,他们父女的家,小伙子多一秒都
    不愿意呆,多一秒都不想看见他们,觉得厌恶。
      又想起了什么,走到门口,他又说了一句,但是没回头,没看男人,「冷叔,
    今天什么都没发生,就算了,以后如果你们让我妈妈为难,让她做出什么她不愿
    意做的恶心事,那就别怪我了,对你们不客气!鱼死网破,我还是可以的,我做
    得出来!」
      说完,就消失在楼道里,只留下身后那一脸的莫名其妙,满是伤疤的脸上更
    是狐疑,不明所以。
      「这就是我姑娘找得对象啊?她是瞎啊?不但找个道都走不明白的瘸子,而
    且还是个傻子!你看看他啊,刚才是什么样子?见过女人吗?他妈个逼的!看着
    我,他都不知道咋地了,我肏他妈的!老娘白白给他占个大便宜,这要是给哪个
    款爷看了,就是好几百的人民币啊,都够咱们一家去吃一顿大餐的了,他妈的!」
    这时候,卧室的房门又被从里面拉开了,那个女人一边系着睡袍的腰带,一边从
    里面走出来,她慵懒随意地就往门框上一靠,睡袍也是随随便便地套着,甚至,
    胸口的雪白,还是极为诱人的大奶子都毫不害羞地袒露着,大大方方的,接着,
    她又指使着身边的男人,也就是自己的丈夫,「想抽烟了,你过去给我拿过来一
    根,就搁沙发那包里呢!」
      「小纯这孩子是很不错的,人聪明上进,还老实憨厚,是个好男孩,你要是
    多和他接触接触,呆时间长了,你就知道了,刚才啊,可能是他和姑娘闹别扭了,
    才那样的,姑娘啊,现在和你一样,天天可有想法了,小心思那才多呢,呵呵!」
    老实人就是老实人,过了一会儿,冷景辉又恢复了常态,他乖乖就去了沙发上,
    拿出一盒女士烟,又走回来,递给女人,「淑清,你咋还抽上烟了?我记得你以
    前最烦烟味啊,都不让我抽,不过还是注意点吧,姑娘回来的,她保证不让你抽,
    她也烦。」
      「以前做买卖,见客户,又谈不下来,觉着烦,焦虑,晚上自己就只能抽烟
    了,打发时间而已。」两根手指夹着烟蒂,轻啜一口,就熟练地吐出一团白色烟
    雾,姿态优雅,而后,她斜了一下眼球,睥睨着男人,一脸不屑,「我肏!她是
    我妈,还是我是她妈啊?现在都啥世道?小的还管起老的了,无法无天了!过两
    天,买卖干成了,几十万的本钱,她拿啊?挣了钱不还得给她花,给她留着?她
    还想跟她亲妈吆五喝六的,有资格吗她?一会儿她回来的,你就继续搁厨房做饭,
    炒你的菜,我对付她,我倒是要看看,我就回来了,这是我家,她能把她妈咋地,
    她有多大尿性!听见了没有?你别出来又装老好人,以前我就烦你这样!」
      烟雾缭绕,笼罩着那张饱经沧桑却容颜未改,依旧水润漂亮的脸,这么说,
    看似风轻云淡,但实则,秋淑清在心里也是汹流暗涌着,很是惴惴,她知道,在
    心里明明白白,即将到来的暴风雨定然不小,不可小觑,说严重点,闹得个鸡犬
    不宁,把房盖掀了都是轻的,都是自己低估了女儿的脾气和魄力,看轻了她。
      不过,水来土掩,若非没有准备,她也不能在这里,大摇大摆地回家了,女
    儿再横,自己也是妈!就这一点,她就觉得没什么可愧疚的,而且,是相当的理
    直气壮。
      总之,她蓄势以待,准备迎战。
                    ☆☆☆
      现在,别人家的事,别人家已经闹得不可开交了,小伙子当然是无处知晓的,
    当然,他也不想去知道了,没心思想去知道,因为他此时此刻的思想,全部放在
    了妈妈的身上,他现在很高兴,这是一种失而复得的高兴,喜出望外。
      就在小区里,他回家又出来放大乖,自己遛狗,不期然地,一抬头,他就看
    见一位美丽的女子,穿着咖啡色的风衣,从小区大门口走进来,她微微含笑,步
    伐自信而纵容。
      还是妈妈好看,气质脱俗。
      这时候,大乖也看见逐渐走过来的妈妈,就兴冲冲地跑过去,摇着大尾巴,
    讨好卖乖,很可爱。
      「妈妈,就这么抱着你真好,你就是我的,妈妈!」回到家,小伙子等着妈
    妈换上了居家睡裙,又走出来干活儿了,在厨房里洗水果,想念妈妈的年轻人就
    控制不住了,担忧、惊恐、自责都在这一瞬间爆发了,一股脑地涌上心房,他依
    赖母亲,心底最柔软的地方,马上,他从身后一下子就抱住了母亲,但是这一次,
    他可是一本正经的,没有淫欲、色眯眯地贪恋妈妈身上的丰满,贪恋妈妈大奶子
    的柔软与舒服,他就老老实实地,感受着妈妈,闻着自己母亲的味道,他就踏实
    了,好满足。
      天底下,还是妈妈好,别人都不可靠,他觉得。
      「这么腻着妈妈呀?乖儿子!等过两年的,妈妈老了,身子也没这么性感了,
    你就该觉得你媳妇儿好了,现在看看那丫头,才二十多岁,身子就很丰满,奶子
    也大,还那么漂亮,儿子,你可真有福气!」草莓洗好了,新鲜水灵,柳忆蓉拿
    出来一颗,伸过手,喂儿子,同时继续让他贴着自己,给儿子抱着,就这样安安
    静静地,享受着这般母子间的亲密,肢体接触,温馨又舒服。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妈妈,为什么要这样呢?又提她!此时此刻,小伙子
    最不想听,最不想在心里触及的人就是她,避之不及,心痛,还有点不舍,这就
    是他的感受,真实想法。
      「妈妈,我和她……和她已经黄了,是我提出来的,我们拉倒了!以后,以
    后我就只要妈妈一个人!谁也别跟我抢,哼!」水果的清甜,弥漫在整个口腔里,
    很是美味,可是并没有什么实际作用,至少是没有让人的心情好多少,小伙子仍
    然闷闷地说,语气消极。
      「那你一会儿给她打电话吧,说明天咱们上饭店吃饭,一会儿让你爸去订个
    大包房,咱们两家,哦,对了,你刚才上楼的时候说啥来着?你说在那丫头家突
    然有个女人?嗯,那就对了,她妈回来了,应该是!」相比儿子的闷闷不乐,心
    情低落的语气,柳忆蓉的语调可是反差太多了,她说得轻轻松松,就好像和儿子
    在说晚上是包饺子还是煮面条一样,唠着家常,似乎就没把儿子的终身大事、儿
    子又要成为单身狗的悲惨下场放在眼里,她竟一点也不着急!
      之后,她甩开黏糊糊的宝宝,端着果盘犹自走到客厅里,坐在沙发上,她一
    边拿起遥控器打开了电视看了起来,一边吃着水果,津津有味。
      「妈妈!你听没听清楚我说了什么了呀?我说我和那丫头已经分手了!我恨
    她,是我不要她的,以后她是她,我是我,咱们和她再没关系了,不会往来了!」
    妈妈的懈怠,妈妈的漫不经心的确让大男孩意外,他还以为妈妈会惊讶不已,会
    大声质问他,会慌里慌张、心急如焚的,毕竟那丫头也挺好的,又漂亮又孝顺,
    就是他这个第一当事人,也是心生不舍,如果妈妈现在对他强加压力,说不定,
    他还会回心转意,还有复合的可能,但现在,妈妈的平平淡淡,一副没听懂,大
    事化了的表情,实在让他弄不懂妈妈的态度,也实在不能接受。
      更何况,他们小情侣上午还好好的,高高兴兴地出去玩了,妈妈是不可能知
    道,自己已经什么都知晓了,一切都真相大白了,可是妈妈,怎么能这样呢?
      他急急地跑过去,也跟着坐在沙发上,平视着妈妈,想要探知个究竟,清清
    楚楚。
      「都说男人不管长到多大,其实就是个孩子,心态幼稚,不成熟!现在看看
    你啊,妈妈的臭宝宝,还真是!不过啊,今天妈妈真高兴,我儿子,就是最爱妈
    妈的小宝宝!为了妈妈,就能什么都不要了,啥都能舍得,真好,妈妈的好宝宝,
    真孝顺!」又过了一会儿,也就是妈妈看完了一集电视剧的结尾,到了广告时间,
    同时,也是他都要急死了的时候,小伙子才看见妈妈转过头,侧着身子,笑眯眯
    地,看着他,波澜不惊的,还是一脸平和。
      「儿子,你都知道了,是吧?知道了昨晚妈妈没在家,去了哪里,也知道了
    那丫头和妈妈说啥了,还知道了别人又对妈妈有想法了,对不对?所以你才气呼
    呼的,还和那丫头分手了!你为了妈妈,刚才一定是都想杀了那丫头了,是吧?
    你们俩啊,还真是个孩子,都没长大啊,整个就是没头脑和不高兴,一对小糊涂
    蛋!想事情,都太冲动,都太简单了,唉!」
      「妈妈,这么说,你从一开始就想好了,或者说,你听完那丫头的话,根本
    就没打算去?对不对啊,妈妈?」看着妈妈白净沉稳的脸,又听见她这么说,在
    对他们做出指正,用着胸有成竹的口吻,自信满满,小伙子这才放心了,踏踏实
    实,任纯心里真的高兴,彻彻底底地高兴,这说明,妈妈并没有无可奈何,现在
    她有自己的想法,她有她的应对之策,而且,妈妈是不会被人左右的,外人,休
    想拥有和霸占妈妈!
      瞬间的喜悦,使小伙子一下子就窜到了妈妈的身边,贴着她,和她几乎都挨
    在了一起,愈加亲密。
      「我去干什么?和你冷叔说什么?说我来你家,和你睡觉的?臭宝宝!想什
    么呢?你把妈妈和你冷叔当成什么人了?真是笨死了!」看着儿子的兴高采烈,
    多云转晴的表情,柳忆蓉立即翻起了白眼,责怪着他,怪儿子这么大了还不够稳
    重,遇到事情还这么毛毛躁躁的,不动脑筋,自己去好好想想,「这件事,你生
    什么气啊?根本就跟咱们没关系!你不用那样看着妈妈,想不通是吧?好,那妈
    妈就和你说说,说说你们,那丫头的问题出在哪了,现在,咱们先说说你冷叔,
    是,他对妈妈有想法了,还是那种很不好的,甚至有点龌龊,不可启齿的,但是
    你看看,正因为不可启齿,他自己也知道,那他说了吗?就没脸没皮地来找妈妈
    了吗?你冷叔啊,要是真想,真的那么没有分寸,不要自尊,那他大可以自己来
    找妈妈,毕竟女儿是他的,就拿那丫头来威胁妈妈呗,又何必让自己的女儿代劳,
    拿他的宝贝疙瘩当枪使?给女儿那么大的压力?你也不是不知道,他们父女感情
    有多好,你冷叔舍得看见他姑娘为难,每天就因为他睡不好觉吗?他忍心吗?妈
    妈可以肯定地告诉你,你冷叔一定一点都不知道这事儿,他就是暗自想想妈妈罢
    了,自己过瘾!这样,妈妈知道,你心里又不痛快了,瞧不起你冷叔那样,甚至
    都觉得他罪该万死了!那明天吧,妈妈给你买一把枪,你去妈妈的班级,给那些
    青春期的小男孩都突突了吧!你变成恐怖分子怎么样啊?据妈妈在班上的『线人』
    告密,说他们在私底下没少谈论妈妈呢,都是『妈妈的身子真丰满,奶子好肥』,
    甚至他们还想看妈妈的肉屄呢!可是到头来,你看看,又咋地了?妈妈在人前还
    是体体面面的,受人尊敬!妈妈好看,妈妈性感,最多在视觉上算是大家的「共
    有财产」,谁都可以看,谁都可以在暗处想,甚至去意淫妈妈,那是他们的事,
    他们的自由,你不可能去干涉别人的思想吧?男人嘛,看见漂亮的女人谁能没想
    法啊?有哪只猫儿不偷腥的?就连你和你爸,这么老实的男人,不是还想着人家
    倪嫣和那丫头呢吗?儿子啊,有的事情,你得透过现象,看清楚本质,看清楚那
    件事的出发点在哪,还要想想,看看自己,看看自己是怎么看待的,面对一件事
    啊,人与人交往啊,别那么武断,要好好思考一下,记住了没有,儿子?现在你
    给那丫头打个电话吧,毕竟她妈突然回来了,她之前的烦心事可能就是也因为这
    个,你问问她,看没看着她妈,现在怎么样了,之前的事情都别提了啊,咱就当
    失忆了,全忘了!」
      「我不打!现在我都烦死她了,就是不和她好了,分手了!哼,她那样对妈
    妈,出卖了妈妈我就生气,想想我就肝疼!他妈的!」听见了母亲分析得头头是
    道,是很有道理,小伙子的心情也平复了不少,看开了,是啊,别人怎么想,自
    己都管不着,而只要做好自己,坚守底线就得了。
      本本分分地做人,做个好人,就是没错。
      而现在,「好人」很生气,对那个臭丫头的,余怒未消,但是,已经不恨了,
    不仇视了。他嘴上这样说,其实只是想在妈妈面前撒撒娇罢了!
      于是,他身子一倒,就顺势躺在了妈妈的大腿上,眼前,瞬间映入了两只巨
    大的绵软肉团,鼓胀胀的,尽管,现在是有衣服在遮盖着,但妈妈的衣衫单薄,
    他仰视着,依然是那么显眼,衣服里面的包裹,依然是莫大的诱惑,让人克制不
    住。
      不说话,他伸手,就去向了妈妈的衣服上,顺着滑滑的手感,他就摸到了妈
    妈的胸口,一只大乳房上,握住,轻轻捏揉着。
      「啧,骂人呢!这么没教养!」听见了儿子说出的一句脏话,柳忆蓉哪里肯
    惯着他?哪里看得惯这样的儿子,一个巴掌,就被她狠狠地拍在儿子的脸上,又
    响又脆,但她并没有阻止那只好色的手,没有阻止好色宝宝的行为,依然给他摸
    着奶子,没什么可说的,儿子想要,她就给,欣然付出。
      「刚才妈妈说的话,你听进去没有啊?儿子,这件事啊,你真的没有必要怪
    罪那丫头的,可能是她太着急了,也太在乎她父亲了,所以才病急乱投医的,而
    这几天啊,她就是太憋闷了,你想想啊,那么隐私的心事,烦心事没地方诉说,
    她能不上火焦虑吗?她找妈妈啊,说白了,就是想找个倾听者,找个……嗯,找
    个能接受她倾诉的对象,找个能够去装她那些负面情绪的垃圾桶!而不是一个执
    行者,真的要妈妈去做什么,这一点,妈妈可以跟你保证,她完全没有那样的心
    思的!一会儿你看看妈妈的手机,看看那丫头给妈妈发的微信,你就知道了,你
    也能知道,她真的是一个心地善良的好姑娘!妈妈昨天那么说,说会帮她,其实
    是想先稳住她的心情,让她再多想想,其后果会是怎么样的,而今天,妈妈去打
    麻将,故意一天不开机,就是想继续试试她,看看她的反应,知错的意识彻不彻
    底,果然啊,我儿媳妇真是没让妈妈失望!还有啊,通过这件事,你还不明白吗?
    那丫头是多么爱你,多么在乎你,她宁愿冒着让你不再爱她,和你不能相爱的风
    险,也不想看着你天天被欺骗,天天对你有着负罪感的心理包袱!所以才选择了
    长痛不如短痛,向你坦白,主动承认自己的不对,她这样,难道还不是诚实勇敢
    的好姑娘吗?还不是实心实意为你着想的好伴侣吗?放心吧,儿子,她跑不了的,
    咱家的媳妇儿啊,她当定了!这样,妈妈刚才还有啥可担心害怕的?还能说啥?」
    抚着儿子黑漆漆的短发,触感毛茸茸的,很舒服,柳忆蓉柔声细语,心态平和地
    说着自己的真实想法,母子谈心,又是谆谆教导,引领着儿子往正确的方向看,
    多想想积极正面的东西,这样,终归是没错。
      静静地,没有说话,只是眨巴着眼睛,小伙子就那样趴伏在妈妈的胸口上,
    手掌里,仍然揉摸着妈妈的乳房,隔着布料,是热乎乎的,觉得温暖。
      某些事,听别人说,与和自己去执行,是有很大区别的,就像现在,妈妈劝
    他,要他看开一点,要大度一点,原谅那丫头,虽然他也知道,是那么回事,但
    回想着女朋友种种行为,竟然想要男朋友的妈妈去陪她父亲睡觉!真是世间少有,
    滑天下之大稽!他还是觉得不舒服,心里,是隐隐的刺痛,一时间,不好抚平。
      于是,他仰起脸,噘着嘴,看向妈妈,还是一副愤愤不平的表情,一副受了
    极大委屈的小模样,很明显地,是想要妈妈,想要妈妈来哄,就像小时候,他就
    是妈妈长不大的小宝宝,依恋母亲。
      他这样,以此也能证明,妈妈就是他的,就应该脱了衣服,垂着大奶子,在
    床上,来爱他,别人,真的是谁都别抢,没有特权。
      「还不高兴啊?那怎么样啊?妈妈哄你睡觉吧,睡一觉就好了,宝宝!」一
    个三十来岁的大男孩还向妈妈撒娇,向妈妈展现出童真稚嫩的一面,这画面,实
    在太有杀伤力了,太能对无限宠溺儿子的柳老师来说,是有着极大的诱惑了,势
    不可挡!
      同时,她也知道,一时间,是谁也说服不了儿子的,包括他自己,道理他是
    明白了,自己也跟儿子说得清清楚楚,但是,这是关乎他妈妈的清白和名节的问
    题,以及有可能又会伤害到他妈妈,这样,儿子就不可能不往心里去,不去介怀。
      母子深情,莫过如此,现在看看儿子,在他心里,真的没有人比妈妈更重要,
    更能让他牵肠挂肚的,这样的好儿子,这样的乖宝宝,一心一意地想着妈妈,挂
    记着她,柳忆蓉能不爱吗?她真欣慰!
      现在,刚刚才三点多,离他爸回来做晚饭还早着呢,自己就搂着宝宝睡个下
    午觉也挺好的,母子俩,一起做爱,儿子快活了,身体也能轻松了,美美地,一
    觉醒来,心情也跟着变好了,没什么可过不去的,云消雨散。
      低下头,一个柔软湿热的吻就落到了儿子白净善良的脸上,宠爱至极。
      他最喜欢妈妈这样了,在儿子面前脱衣服,觉得好诱惑,优美无比。
      即便,此时此刻,妈妈也是穿得极少的,就一件轻薄的红色睡裙而已。
      躺在床上,腹中有一股暖流正在向下流窜着,促使着鸡巴一点点有了反应,
    正在一点点地变硬,立了起来,可见,妈妈的诱惑力是多么的大,光是看看,看
    着妈妈的准备动作,他就不行了,色欲膨胀。
      走过来,将窗帘拉好,严严实实的,之后,柳忆蓉就站在床边,不急不躁的,
    在儿子面前宽衣解带了起来,奶子颤巍巍,随着她自己掀开衣服的动作,还在胸
    前抖动了几下,像极了可口的肉果冻,看上去,就是鲜美无比,勾人食欲。
      白光光的身子,巨乳微微下垂着,而妈妈,鼻梁上的眼镜还没摘,优雅中又
    带着几分肉欲的色彩,屄毛,奶子,都让他这个做儿子的看了个遍,而别人,只
    能看看妈妈外在的美丽,看看妈妈是个眼镜气质美熟女,但妈妈美妙的肉体的每
    一处,都只会让其他人望尘莫及、无福消受,这样看看,妈妈是比那丫头有魅力,
    比较一番,还是妈妈更有味道,所以,他对那丫头一通的大发雷霆,大动肝火完
    全是应该的,情有可原,更何况,母子做爱,本身就是一件令人兴奋而罕见的事,
    百年不遇。
      妈妈,又在给他口交了,这是小伙子在享受母子性爱的时候,是绝对的兴奋
    点之一,是真心地觉得好。
      她趴伏着,她抚摸着儿子的睾丸,软滑的小手在儿子的屁股沟与两颗蛋蛋处
    温柔抚弄着,大奶子,就那么垂吊着,大屁股,就那么高高撅着,一个母亲,在
    床上光光地,玩着自己儿子的睾丸,是多么性感!
      这样,她的儿子能不发情吗?能不蓄势待发地硬了鸡巴吗?
      正中下怀!这正是她喜欢的、想要的,儿子的鸡巴热滚滚,无比美妙。
      手心里,轻轻抓弄着两个卵蛋,儿子软软耷拉着的睾丸,他私密的男性器官
    也很大,摸着很舒服,而另一只手,便抬起,去抓住了那硬邦邦的凸起,一柱擎
    天的大鸡巴!接着,她撸动着,让已经湿乎乎的龟头对向自己,撅起嘴巴,她亲
    着,吻着,一番怜爱。
      儿子的鸡巴硬邦邦,就是好吃,她就是吃不够,好不贪恋。
      彼此光裸着,这对母子又进入了状态,儿子舒展着四肢,安享着自己母亲的
    服务,她软软的大奶柔柔滑滑,正在随着给自己舔鸡巴的动作,而在轻轻磨蹭着
    自己的大腿,温热热,柔软舒服,再看妈妈,在这安安静静的下午,在卧室里,
    就光不出溜地,卖力而快乐地吮吸着自己儿子的生殖器,埋着头,将自己宝宝的
    鸡巴弄得硬硬的,真惹人爱。
      「妈妈,你猜我刚才看见了什么?我居然看见了那丫头她妈妈的裸体了!她
    妈妈啊,也是个美人呢,可白了,奶子居然比那丫头还大,当时啊,她弯着腰,
    奶子就那么摇摇晃晃的!可好看了,妈妈,我都看傻了,真叫人回味!」口交了
    一阵,小伙子就支愣着好使的鸡巴,把丰满柔软的妈妈压在身下,让她枕在自己
    的臂弯里,他亲吻着她,又吮吸着妈妈的乳头,整张嘴巴就在软嫩嫩的奶子上吸
    来咬去的,很是欢快。
      而他的手掌,则完全摊平,直接摸了自己妈妈的屄!温热热的手掌自己覆盖
    上了那一处充满神秘色彩的三角地带,毛茸茸,柔软,这就是小伙子手上的触感,
    当然,还有点湿湿的,看来,妈妈给自己口交了半天,她也是动情不已了,想要
    了。
      妈妈真没出息!他在心里取笑着妈妈,继续摸,又吃着奶子,温温柔柔。
      「哼!那你还好意思瞧不起你冷叔,天下乌鸦一般黑!你是不是又动花花肠
    子了?说不定还幻想着有朝一日能上一次她妈妈?色宝宝!告诉你啊,那种不要
    脸的思想,你最好给我彻底封闭了,想想都不行!人家是长辈,你那种想法就是
    对你未来的丈母娘不尊重,乱了礼数,妈妈在和你说正经事呢,你听见了没有啊?
    认真点!」仰躺着,扶了一下自己的眼镜,柳老师又在教育自己的孩子了,又犯
    了职业病,拿出了老师在管教学生犯错误时候的威严,口齿清晰,严厉地告诫着
    儿子,一本正经。
      为人母,教育子女永远都是首要的事,孜孜不倦,可是,她忘了,现在自己
    是什么样的,现在是什么情形,她就光着腚,丰满鼓胀的喳喳正被儿子吃着,光
    滑雪白的大腿也极为不雅地劈开着,一只手,正在她女人的隐私处流连忘返,整
    个饱满的阴户也都是儿子手掌的温热和触感,柳老师现在的身体,她的人是完全
    属于儿子的,而她却习惯性地说教着儿子,这样在床上,严母与裸女的反差,真
    让人觉得刺激,是别有一番风味,耳目一新。
      至少,小伙子是这么想的,觉得好,妈妈又像以往那样说自己了,而自己却
    不老实地,硬硬的鸡巴就在她的大腿上蹭来蹭去,龟头湿乎乎,分泌出来的精水
    也粘在了上面,还有什么,比这样腻乎着自己的妈妈还要温馨,还要让人觉得母
    子温情的吗?
      严与慈的交替,爱与性的融合。
      「妈妈,就这么干着你真好!我才不要别人呢,我就要妈妈,就要妈妈和我
    做爱,妈妈!」屁股上上下下,有力地抽插,肏妈妈,妈妈在身下,大奶子也跟
    着剧烈地甩动起来,使得胸膛上滑滑的,暖暖的,这是一种被妈妈的奶子,被皮
    肉摩擦着的快感,这让他,和妈妈做爱时,更是享受,舒服备至。
      尤其是,妈妈的小穴是真的暖,柔滑滑,他的鸡巴在里面就是呆不够,肏不
    够,销魂无穷。
      这样的好妈妈,怎么可以再让别人倾占,让别人吃了天鹅肉?除了父亲,谁
    也不行,他不允许!
      「啊……好儿子,乖宝宝!嗯嗯嗯……鸡巴真硬,你又肏妈妈了啊,又让妈
    妈爽了啊!啊啊,鸡巴在妈妈屄里真热,好烫啊!以后啊,妈妈每个星期天都让
    你干,都让好宝宝肏妈妈,好不好?妈妈哪也不去了,就在家,和宝宝这么玩,
    舔宝宝的鸡巴,给我儿子肏!然后妈妈还让宝宝吃奶子睡觉,妈妈就搂着宝宝睡,
    好不好呀?宝宝,妈妈是你的,妈妈爱你!」妈妈的叫床,绝对的百听不厌,妈
    妈的身子光光的,在床上的媚态,绝对是看上几千遍都是不腻不烦,绝对的让人
    欲罢不能,诱惑难挡。
      「妈妈,我还想在后面干你,肏你,儿子就愿意肏妈妈!妈妈你说,你是谁
    的?是不是我们父子俩的女人,快说啊妈妈,快说!」这时候,任纯虽然还叫着
    妈妈,口口声声,但在他的意识里,在他的脑海里,已经完全把妈妈当成了女人,
    已经没有了母亲的身份的女人,现在,正在和他做爱,和自己这个大男孩肆意性
    交的光裸女人!只要自己有鸡巴,并硬起来,就能随便肏妈妈,随时随地,销魂
    快活。
      母子情爱,妈妈女人的爱都是他的,就应该归属他,独一无二。
      屁股狂顶,奶子又被好一通揉捏,任纯干妈妈真是酣畅淋漓,大呼过瘾,这
    时候,他口干舌燥,很想喝点水,解解渴,他想着,同时,手机铃声也响了起来,
    是妈妈的。
      真扫兴!枕边的手机不约而同地打扰了母子俩做爱兴致,使得母子俩一下子
    就没那么专心致志了,小伙子的鸡巴湿漉漉的,依然很硬,他当然舍不得,舍不
    得拔出鸡巴,舍不得离开那暖暖的爱巢,离开妈妈温软的肉屄,没有动,他伸出
    手就去拿手机,打算交给妈妈。
      撇了撇嘴,这时候,他来电话干什么?余光一扫,正好手机里的人名,给妈
    妈打电话的人是谁。
      「……嗯,我知道,小纯跟我说了……她妈妈挺好的吧?……是,小岚都这
    么大了,没事的……估计一会儿她就能过来了,我会说说她的,对,得好好劝劝
    她,毕竟她们是母女,一家人,他们没事了,就是小两口吵了几句!啊……没事
    没事,就是被热水烫着了,这个疼,不过不要紧的,那好,我处理一下,就这样。」
    虽然母子在做爱中被人打断了,使小伙子很不爽,心生郁闷,不过,光不出溜的
    妈妈,在拿着手机,在一本正经地和对方说话还是很有诱惑力的,是有着很大的
    视觉诱惑的,小伙子看着妈妈沉稳的面容,冷静的语调,以及,感受着,妈妈的
    柔软,她的皮肤滑滑的,还有,妈妈在人前那包裹着的一对大奶,她女人最为神
    秘,也是最为骄傲的部位,在此时此刻,在床上,都属于了自己,被自己压着,
    让他随便地摸,这还是挺刺激的,非常好玩。
      尤其是,妈妈还是在和冷叔说话,那个想得到妈妈,又对妈妈望尘莫及的人,
    他心里,顿时又滑过一丝异样,异常的兴奋!自己可是在零距离地压着妈妈呀,
    与她赤裸裸!
      于是,一种恶作剧的心理油然而生,他现在,就要无声地宣告,妈妈就是自
    己的!别人,真的就只能想想,即便是在妈妈直接通话,都挡不住他爱妈妈,他
    要妈妈,他与妈妈做爱!
      一下狠戳,粗粗的龟头顿时顺着妈妈的阴道,大力地摩擦着她柔滑的屄肉顶
    了进去,直接,就顶到了妈妈的子宫,劲儿不小。
      这就是妈妈那声叫的由来,看来,她是疼了。
      同时,他也达成了目的,趁着妈妈还没挂上电话,他笑眯眯,轻轻揉着妈妈
    的奶子,俯下头,恬不知耻地贴在她的耳边,问妈妈,又吻咬着妈妈的耳垂,尽
    显着柔情蜜意,母子深情。
      「我的鸡巴硬不硬?妈妈,我的大鸡巴好不好使啊?妈妈喜不喜欢呀?儿子
    继续孝顺你好不好?妈妈!」他这样说,嬉皮笑脸的。
      不过马上,他的这种行为,不管不顾的,就得到了报应,妈妈狠狠地在他柔
    嫩的屁股上拧了一把,毫不留情,顿时,他一声闷哼,疼死啦!
      即便这样,他也愿意,打是亲骂是爱,掐掐屁股更疼爱!他忍着疼,厚脸皮
    地想。
      妈妈挂了电话,小伙子马上履行了自己刚才的话,他抽出硬硬的鸡巴,下了
    床,又伸手把妈妈拽了起来,白光光的身子看着就很诱人,让他这个儿子在胯间
    的大鸡巴一跳一跳的,性欲再增,之后,他就把妈妈按到了墙上,双手扶在上面,
    性感柔软的屁股撅着,屄露着,毫无遮拦地,都给了他,无私奉献。
      小伙子人高马大的,如铁塔一般站在妈妈的身后,还是用力地挺动,鸡巴长
    驱直入着,同时,又是揉屁股,又是摸奶子的,妈妈白嫩的全身,他都没有放过,
    都舍不得失去一处的柔软接触,真的美好。
      他让妈妈站着,欢叫着,呻吟着,大奶子,就在胸前摇摇晃晃的,站着和妈
    妈做爱,在后面,她白雪雪的乳房就更是容易放大它的美丽,更能被尽收眼底,
    更是让人欲罢不能地想看、想摸、想占有,乐趣无穷。
      快乐,都是相通的,尤其是现在,于这对在刺激中浸泡的相爱母子而言,更
    是如此,任纯让妈妈快乐着,日着妈妈,他自己也是欢快的,浑身充塞着性快感!
    他抽插着,鸡巴上的快意是一波一波地传遍身体,他快马加鞭,明显加快了肏妈
    妈的速度,让她的大奶子也更加甩动着厉害,频率更高了,而连锁反应,就是快
    意在瞬间就汇聚到了鸡巴上,他抽插着,一个没留意,便放松了,射了!
      肿胀的龟头在看不见的地方,自己母亲的子宫里射着精,一股股的,舒爽无
    比。
      内射妈妈,这份飞升极乐的快感真的无人可及,只有妈妈可以这样给自己。
      他好喜欢这样的妻子,仿佛回到了年轻的时候,妻子就是这样,裸露着上半
    身,有时候就是一丝不挂,侧身躺着,在给儿子喂奶,在哄儿子睡觉。
      无论是现在,还是初为人母,妻子这样,都是极富魅力的,浑身上下,都被
    一种特殊的光晕笼罩着,母性的光晕,母爱的光辉。
      这就是任沛阳回到家,进了卧室,来找妻子说说话,第一眼就看见的一幕,
    安安静静的,妻子正在搂着儿子睡觉,可能是由于儿子正在含着她的乳头睡,他
    妈妈怕憋着儿子,所以并没有盖被,一对大奶子,就那样袒露着,白雪雪,鼓胀
    胀,伴随着妻子沉静的呼吸,还在微微起伏着,好不诱人。
      「才几点呀?你们就睡觉,还都光腚睡!还有,你们是不是又刚刚做完?儿
    子不是陪那丫头去玩了吗?他累啦?」走过去,就坐到了床边,如此性感,如此
    动人的一具肉体真叫人垂涎欲滴,性欲大动,任沛阳看着,就忍不住,伸出手,
    直接扣上了妻子那肉肉呼呼的大乳房,摸了起来。
      「儿子才睡着,你小点声!」现在的妻子,对她儿子可真是宠溺,完完全全,
    把儿子当成婴儿来惯着,溺爱之极,就连他,自己这个名正言顺的丈夫,同为男
    人,也可能会心生妒忌,会吃儿子的醋了,不过,妻儿这么好,他也是真心高兴
    的,家和万事兴,这真的让他有一种回到了以前的恍惚,真的就是一模一样,儿
    子爱吃奶,迷恋妈妈的乳房,而妻子就能毫无保留地满足他,脱光了,整个身子
    都给了他,母爱十足。
      「那丫头她妈回来了,你也知道,她们一时间是不可能和睦相处的,所以那
    丫头就从家里跑出来了,气坏了,她爸说,那丫头刚才把家里的饭桌都掀了,刚
    才她爸打电话了,现在还没来呢,可能是在哪儿呆着呢吧,不好意思过来,儿子
    也和她吵了几句,所以我才哄儿子睡觉的,不过儿子这边不要紧的,让我给说好
    了,一会儿你给那丫头打个电话吧,问问她在哪儿呢,你开车去把她接回来,再
    去买点菜,晚上做点好吃的,当然了,要是她不想回来吃饭,你俩就去吃点什么
    吧,火锅烤肉什么的,就你俩,你就好好开解开解她,陪陪你儿媳妇!」回过头,
    依然是一口清凌凌的嗓音,柳忆蓉对丈夫说着。
      「唉,刚好好的几天,又有事儿了,原本平静的家,突然间多了一个人,她
    妈回来了,也不知道是好是坏。」收回摸着妻子乳房的手,任沛阳挠挠头,自语
    了一句。
      之后,他站起来,走出了卧室,只留下赤裸裸的母子俩,又带上了房门,让
    他们好好睡吧。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