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家庭乱伦
  • 最新排行

    【末日淫毒】二

    发布时间:2020-05-23 00:01:00   
    第一章的连接我不就挂了,想看第一章的自己去搜吧本章无肉,肉在第一
      家里发生了什么,周远肯定不知道的,他一心想着母亲,不论会遇上怎样的
    艰险他都要去。
      也许是思母心切,此刻周远心中无惧,迈开脚步发力狂奔,速度快到他力所
    能及的极限,风,在他耳边呼啸,四周的景物快速倒退。
      突然,周远的身上升腾起一阵白色雾气,但此刻周远心中计划着到了工厂后
    该怎样营救母亲,在加上速度太快,白色的雾气刚一升起,就被他甩在身后,周
    远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些变化,直到他快要接近工厂时,那诡异的白色雾气才散去。
      罗慧芳工作的工厂不算大,但在武邑县也不算小,整个厂区只有三座生产车
    间,一天两班倒的话,能同时容纳三百多人同时工作。
      此际天已快黑,周元早有打算,等到天黑后在翻围墙进去。
      很快,天际的大日缓缓落下,一时间天地一片黑暗,原本该灯火通明的工厂
    早已不复从前,没有了人的管理,只有零零散散的几个应急灯闪烁着。
      这时周远行动了,他躬着身子,快速的从一座废弃建筑中奔向工厂的围墙,
    途中差点被几头丧尸给扑倒,直到这时,周元才注意到他的变化。
      他的反应力和速度,比之以前快了至少一倍,要知道人体是有极限的,一旦
    突破这极限,在普通眼里将会是神一般的存在。
      周远心中越加有信心,只要母亲还活着,他一定能找到她后带回家。
      可是,当周远冲到围墙下时,立时间心都凉了半截。
      在他印象中,这堵墙只有二米多点的样子,可此刻墙上加装了一层铁丝网,
    整堵墙从原来的两米变成了三米,这他妈谁爬的上去啊?
      「我操!!!」
      周远心中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要不是怕引来更多的丧尸,他早大骂出口。
      就在周远愣神之际,刚才被他甩开的那些丧尸很快围了上来。
      这一幕像极了电视剧中的某个情节,就算你是一个绝世高手,虽身怀绝技,
    奈何敌人太多,堆也能把你堆死。
      周远心中凛然,他终究还是一个凡人,无法像军人那般悍不畏死,更不能像
    那些惊才绝艳的运动员那样,做出惊世的骚操作,一旦遇上他无法处理险情,他
    毫无对策,整个人都懵了。
      就在他愣神之际,刚才被他甩开的那些丧尸很快就围了上来,眼看那些丧尸
    就要将他淹没。
      就在这时,周远的脑中突然响起一道声音。
      「我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怎么每一次降临都会遇上这样的蠢货!」
      在这随时都有可能死亡的情景下,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的周远浑身一个激
    灵。
      「谁!」周远下意识的叫了出来。
      「你是傻逼吗?还不明白我是谁?」
      这一次声音无比清晰,周远清楚的听声音到是从他脑海中传出的。
      一个人脑海中,居然能发出另一个声音,要么是幻觉,要么就是这人疯了。
      可周远无比确定,他既没有幻觉,更没疯,那个声音的的确确是从他脑中传
    出的,而且只有他一人能听见。
      想起那个蜂窝状的陨石,还有他体内那股似有似无的力量,周远明白了,是
    那股力量苏醒了。
      周远不确定这股力量究竟是啥意思,为什么没有占据他的身体,把他变成一
    个人模鬼样的丧尸。
      一时间周远想到了许多。
      思忖片刻后,周远决定先不要激怒这股力量,试试能不能与它和平相处,渡
    过此刻的险境。
      随即他装作镇定的样子,用意识说道:「我早就发现你的存在,但我又能怎
    样,你们不是来侵略我们地球的吗?然后把我们人类变成一具具恶心丧尸!我能
    指望上你们?」
      「呵呵!」
      周远刚把话说完,那神秘力量立时冷哼一声,道:「我要是像那群蠢货一样,
    只顾着吞噬于破坏你早死了,也不至于自削力量,已求达到你的身体能同我共生」。
      当周远听到那股力量提到「共生」两字时,心中顿时松了口气,看来事态并
    没有朝着恶劣的一方发展。
      对方想要「共生」,周远又无法确定是真是假,那就看看它到底能发挥怎样
    的作用。
      眼下就有它发挥实力的机会,周远立时借此说道:「你已经侵入我的身体,
    是否想要共生还不是你说了算,现在我已是身处绝境,你这个想要同我共生的家
    伙,难道不想做的什么吗?」
      「有点意思」那声音缓和了不少,道:「既然你想看我的诚意,我也不想绕
    弯子,我现在的力量十不存一,在没有可能恢复的情况下,我只能在最关键的的
    时候帮到你。」
      最关键的时候才能帮到你,意思就是不想你死,还真有共生的意味。
      周远撇了即将围过来的丧尸一眼,又看向工厂的围墙,道:「这种情况下,
    你又能怎样帮到我。」
      随着周远转动视角,他体内那股力量通过他的眼睛,也能看到周元此刻的处
    境。
      它沉声道:「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越过这堵墙,但往后我们是共同体,你
    的意志,我现在已是无法串改,也无法违背。」
      说到这,那股力量沉寂了刹那,才道:「我从你意识中看到一种显现,非常
    体现我现在能提供你的帮助。」
      周元一听,连忙道:「什么帮助?」
      「你是否看过一部电影《毒液》?」
      当周远听到那声音这么说时,他便知道,在这股力量面前,他没有任何秘密
    可言,随即如实道:「看过」。
      说罢周元又想到什么,连忙道:「难道你也能像毒液那样飞檐走壁无所不能?」
      那股力量好像有些无语,有些不想回答周元。
      但丧尸越来越近,时间不容耽搁。
      它无奈道:「你想多了,我现在最多能突然增强你的力量,或者变长你一部
    分躯体,而且时间不会太长,也就一秒时间,并且一个小时只能使用一次。」
      「啥???」
      周远一脸懵逼,还以为会得到什么强大的力量,没想到却只有一秒。
      他差点口吐芬芳,但又怕惹怒了神秘力量,他赶忙压制住情绪,道:「这一
    秒的时间,你能帮我越过围墙??」
      「简单」
      下一刻,周远感觉整个人的力量,如潮水一般向双腿汇聚,紧接着他不受控
    制的弹跳而起,像是一发穿天猴一样飞起,越过三米高围墙,径直砸向地面。
      扑通!
      周远结结实实的砸在地上,他下意识就要惨叫,可很快他发现,事实上并没
    有他想象中那么疼,只是有些微微发麻而已。
      周远长吐了一口气,道:「你能不能别这么冒冒失失的,万一这里有丧尸怎
    么办?」
      那股力量沉默了1秒,道:「没有万一,这四周全是丧尸,还有,别你啊我
    的,我有名字的,请叫我「毒药」」。
      「什么???」
      当周元听到毒药说四周全是丧尸的时候整个人都不好了,他倏地起身,只见
    在他面前不足五米的位置就有十几头丧尸,而且这些丧尸都发现了他,正朝他扑
    了过来。
      不过好在天无绝人之路,在周远和这些丧尸之间,正好隔着一道铁护栏,这
    些丧尸一意奔走,一不注意摔倒好几个,这也造成连锁反应,跑在后面的丧尸也
    跟着被绊倒。
      看到这一幕,周远想都不用想,下意识夺路而逃。
      还好的是,他逃跑的方向,正好有一栋小型建筑楼,而且有管道直通生产车
    间。
      周远心中大喜,三步并作一步冲到小楼门前,抓住门把手一拧。
      然而,这防盗门纹丝不动,一点反应都没有,看来是反锁的。
      周远心一横,这种情况下,也只有暴力破门了,进去后把门堵上就行。
      打定主意,周远后退了几步,然后猛的发力,一脚踹在防盗门上。
      嘭!
      周远强力的一脚踹在防盗门上,发出一声巨响,可他却傻眼了。
      这他么那个缺心眼厂商生产的门,质量这么好会害死人的,你这么良心,你
    妈妈知道吗?
      「操你妈的!!」周远实在是没忍住大骂出口,转身就要走。
      可当他转身的那一刻,门里面却传出声音:「周远!是你吗?」
      这声音是?!!
      周远的记忆快速筛选着,一秒后他有些不确定的道:「程小伟?」
      他刚把话说完,嘎吱!防盗门应声而开,一个有些营养过剩的脑袋探了出来。
      看着眼前这个人,这与周远记忆中那个程小伟简直判若两人,但他并没犹豫。
      门开的快关的也快,一群丧尸狠狠的撞在防盗门上,厚重的防盗门只是微微
    一颤,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昏暗的房间内,在应急灯映照下,周远终于确定面前这个肥头大耳的男子,
    就是想他小时候的玩伴「程小伟」。
      周远上下打量着程小伟,忍不住打趣道:「咋地,三年不见,人不做改做猪
    了啊??。」
      程小伟早就料到周远会调侃他一番,没好气道:「哎!我搬到市区后没多久
    就认识了我的女朋友,她做的菜实在是太好吃了,三年下来就这样了。」
      说罢,程小伟向周远投来意味深长的眼神。
      听到程小伟这么说,周远一脸地尴尬,程小伟这家伙家里很有钱,十七八岁
    时就破处了,而他呢?二十几了还是个老处男。
      周远干咳几声,绕开话题道:「你咋在这呢??」
      程小伟:「我·········」
      原来,程小伟虽然搬进了市区,但他的母亲一直还在这做工厂里上班,程小
    伟也是来寻找母亲的。
      可是当他进入工厂后就发现,厂里丧尸多如麻,他差点就成了丧尸的点心,
    后来程小伟找到了这里,希冀从通风管道进入生产车间。
      然而他高估了自己,程小伟看着小他一圈的管道,根本进不去,这时候,他
    甚至有些讨厌起他亲爱的女友。
      周远想笑又不敢,怕引来不必要的麻烦,一张脸憋地通红。
      程小伟看着他那死贱死贱的表情,一时间二人无话可说。
      半晌,周远才镇定下来,力气也恢复的差不多,在程小伟的带领下,周远来
    到通风管道口。
      这个房间就是通风管道机房,这条管道直通车间,看管道的口径,周远想进
    去也是勉勉强强。
      周远也不想指望程小伟,看他那肥硕的身体,去了帮不上忙不说,反而增加
    麻烦。
      周远同程小伟二人将房间翻了个底朝天,也只找到一把消防斧能,不过有总
    被没有强。
      做好准备,周远正要钻入通风管道,就在这时,程小伟突然跪在他面前。
      「你这是啥意思??」周远一脸狐疑,连忙抓住程小伟的手臂,想将他拉起
    来。
      程小伟却很倔强道:「远哥,我两虽有快三年没见了,但我们从小一起长大,
    你到我家玩的时候,我妈也待你挺好,看在多年的情分上,你进去看到我妈的时
    候,能帮忙就帮帮忙,我以后给你当牛做马,求你了。」
      程小伟的话语恳切,周远虽有心拒绝,但转念一想,那些年,程小伟的妈妈
    对他还不错,时常留他吃饭,有水果点心,也不会像某些人那样藏起来。
      周远内心纠结了片刻,最终决定,能救一定救,不能救就当没看见,是否能
    遇上还难说呢。
      想到这,周远猛的一拽,一把将程小伟提了起来,大义凛然道:「你说的是
    什么话,小时候阿姨对我怎么样,我至今难忘,今天就算你不说,我遇上柳阿姨
    也会想办法就她,就算不能救,等我找到了我妈,安顿好后我也会来帮你的。」
      周远嘴上说的好听,实际上他也没底,就他那半吊子异能,还只有一秒钟时
    间,一个不注意,连他也要完蛋。
      程小伟见他都说道这份上了,也不好再强求什么,只好协助他钻进通风管道
    中。
      周远很顺利便进去通风管道,很快他就发现,这通风管道内部远比进口处宽
    太多太多。
      虽然工厂看起来不大点,但通风管道真的是错中复杂,差点把周远给绕懵里,
    要不是「毒药」提醒他,他可能要花上数个小时才能将整个工厂的通风管道爬完。
      周远搜索很仔细,每一个出风口他都仔细的观察了一遍,然而除了密密麻麻
    的丧尸,连母亲半个影子都没看见。
      按理来说,没有看见母亲变成丧尸周远应该庆幸才对,可随着时间推移,他
    反而更慌了。
      工厂也就那个大,母亲没在这里,她到底去了哪?
      难道说她下了早班,已然回家?
      不对,周远可是沿着母亲回家必经之路来的,也没看见她啊。
      难道····难道她。
      不···不不不不,妈妈一定还活着。
      不祥的念头刚一想起,立即就被周远掐灭,在没看家母亲前,无法确定她是
    死是活,周远绝对不会放弃,也不能放弃。
      这一刻,周远沉下心来,思忖着,到底是他搜的不够仔细,还是说他记忆中
    的工厂并不完整。
      随着他不断的挖掘记忆,蓦地,他想了起来。
      每一座工厂都会有办公区,一般的员工很少去到那里,周远的母亲只是一个
    普普通通的零工,惯性思维使得周远认为母亲不会在那,所以第一时间没有往那
    方面想。
      办公区的安全性和厂区一比,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如若发生灾难,正常
    人第一反应便是逃到办公区避难,也就是说,只要工厂内还有人活着,极有可能
    躲在那里。
      想到这,周远收紧的心松了半截。
      时间拖得越久,母亲生还的概率就越小,周远不在犹豫,调转方向,朝着办
    公楼爬去。
      大概过了十几分钟,周远爬到了通风管道的尽头,由于办公楼用的都是空调,
    通风管道到这就断了。
      可周远与办公楼的距离,至少有二十多米的样子,想要过去的话,还要步行。
      周远下意识的朝地面看去。
      可他只看了一眼便有些头疼,只见地面上丧尸密密麻麻成群结对,他要是跳
    下去,不出十分钟,他可能连骨头渣都剩不下。
      这时,他想到了毒液。
      「兄弟,你能帮我进到对面楼里不?」
      过了好几秒,毒液也悻悻道:「可以,但是,我一旦出手,一个小时内我不
    能再出手,如果碰上什么危险,就靠你自己解决了。」
      周远一阵无语,就你那一秒钟时间,要是遇上什么危险,也就多挣扎一秒而
    已。
      想到这,他当即肯定道:「行,你先送我上去。」
      这一次,周远在一次体验到那种身体不属于自己的感觉,全身的力量朝着右
    手臂汇聚,在酝酿几秒后,毒药控制着周元的手臂对准办公楼二楼一处栏杆,下
    一秒,周远的手臂无限伸长,直接抓到了办公楼二楼的栏杆。
      嗖!
      一道身影划破长空,直接飞上办公楼。
      周远牢牢的抓住栏杆,不由自主的吞了口口水。
      他原以为毒药会想第一次那样,直接跳上办公楼,没想到它还有这本领,要
    是让它成长起来,我不是无敌了?
      就在周远想入非非的时候,蓦地,他浑身汗毛倒竖,一股无比强烈的危机感
    涌上心头。
      他倏地抬头,只见一个身着OL服装的「美女」迎面向他扑来。
      「卧槽!!」
      周远怪叫一声,下意识的一脚踢出,他仓促的一脚穿过栏杆,直接将美女丧
    尸踢得后退。
      在这种危机时刻,周远心中突然腾起一股战意。
      一脚踢退丧尸,他紧接着翻过栏杆,找准一个有利于他的位置,等待美女丧
    尸再一次攻击。
      周远绝对不信自己会有这样的反应力,他连忙用意识说道:「兄弟,是不是
    你在控制我的身体?」
      「不是」毒药很干脆的回答道。
      「那我这是怎么回事??」
      周远有些狐疑了,他明明感觉到是他自己在控制自己的身体,可那种不由自
    主,做出一连串他想都没想到的动作。
      要是换在以前,他早就吓的魂不附体,浑身直哆嗦。
      还没等周远搞清楚状况,那头美女丧尸又一次扑了上来。
      这一次,周远本能的错过身子,身体与丧尸擦身而过,美女丧尸扑了个空,
    她还没来得及转身,周远一记掌刀狠狠劈在她脖子上。
      要知道,一个人的脖子,那可是人体最脆弱的部位,一旦受到重击,后果不
    敢设想。
      美女丧尸只感觉眼前一黑,直接失去了意识。
      周远目瞪口呆的看着躺在地上的丧尸,难以置信道:「这····这是我干
    的?」
      「很显然」毒液罕见的开口了。
      「我···我····我操!」
      周远兴奋的叫了起来,然而下一刻,他连忙捂住嘴巴,一双眼睛滴溜溜的转,
    打量四周。
      不过还好,这时他所处的位置,好像是二楼的走廊,除了躺在地上失去意识
    的美女丧尸,在也没有其他东西,所有的房门都关的严严实实,静地有些吓人。
      周远长出一口气,差点兴奋过度,因小失大,确定没有危险,他从新把目光
    转移到美女丧尸身上。
      话说这女人生前应该也是个极品美女,可死后,这状态简直惨不忍睹。
      只见美女丧尸躺地上,脖子被他一掌劈断了脖子,头和身躯形成极为怪异的
    姿势,张开的嘴里正流出粘稠的绿色液体,看起来十分恶心,周远顿时有一种呕
    吐的感觉。
      就在这时,毒药开口道:「快,吃掉那绿色液体!!」
      「啥?你说啥????」周远一脸懵逼,这么恶心的东西,毒液居然叫他吃
    掉,那还不如叫他去死。
      「这就是源毒,我的形态同它一样,吞噬了它,我差不多可以晋升二阶,我
    能帮助你的时间增加一倍,而且你的身体还会在一次进化,也许会完全激发刚才
    那种战意,你会变得更强」毒药语重心长道。
      异能时间增加一倍,而且刚才那股战意会更强!
      听到这些话,周远不由自主的吞了口口水,他狠了狠心,看向那团令人作呕
    的绿色液体。
      这时那团液体正在蠕动,想要逃离这里,摆脱被吞噬的命运。
      咕噜!!
      周远吞了口唾沫,颤声道:「你确定?」
      「我确定」毒药无不笃定道。
      妈的,老子拼了,人家宋江欲成大事还吃屎呢,我怕个球啊!
      周远疯了,抓起那团绿色液体就往嘴里塞,尽管那团源毒拼命挣扎,最终还
    是没有摆脱被吞噬的命运。
      那源毒一下肚,立即反抗起来,想要破坏周远的神经系统,从而占领周远的
    躯体。
      然而,迎接它的是毒药,此时毒药已占地主要地位,吞噬它只是时间问题。
      「要花多少时间才能吞噬它」周远问道。
      「想要完全吞噬它,最快也要一个小时」
      「好吧,你慢慢享受大餐吧,我还有事要做呢」周远擦了擦嘴角的污渍,其
    实上并没想象中那么难吃,甚至还有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没了丧尸的困扰,周远终于可以专心的搜寻办公楼。
      半个小时候,周远已将二楼翻了个底朝天,可连个鬼影都没看到。
      「妈!你到底去哪了??」
      周远长叹一声,没记错的话,这栋办公楼还有一层,如果还不能找妈妈,周
    远也许会放弃,回去找到姐姐在做打算。
      接下来,周远顺着楼梯上了三楼,整个三楼不算大,只有两个房间,第一个
    房间是财务室,专门存放财物的地方,第二个房间的董事长办公室,两个房间都
    是防盗门,只有一个猫眼可以从里面往外面看。
      周远趴在财务室门上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他不信邪又来到董事长
    办公室门前。
      这时,毒药开口道:「你稍微多等会,你的眼睛会变焦,慢慢的你就能想看
    到里面了。」
      「哦!这样啊!」
      这一次,周远照毒药说的做,趴在董事长办公室门上,一只眼紧闭着,一只
    眼大张等了许久。
      终于,周远看见了东西,迷迷糊糊看不真切。
      此际,董事长办公室中,一个女子浑身赤裸,整个人无力的倒在沙发上,一
    个光头男子压在她的身上,不停的耸动着屁股。
      女子张大了嘴想要叫出声,可嗓子早就喊哑了,根本发不出一点声音。
      看到这一幕,周远心中腾起一股异样的感觉,这种感觉非常的难受,可说不
    上为什么难受。
      这里面到底都是什么人,为什么都这时候了还顾着操女人,妈妈会不会也在
    里面。
      随着时间推移,周远的视线越来越清晰,他可以清楚看见,那男子的鸡巴又
    粗又大,看样子,起码也有十七八厘米那么长。
      只见那根大鸡巴不要命的插入那妇人的阴户,每一次插入,妇人身上一身白
    晃晃肉像是波浪一般乱颤。
      就在这时,周远终于看见了。
      他蓦地身躯一震,一对眼球猛地爆出,刹那时间,眼球上布满了血丝。
      「为······为什么,为什么???问什么会这样????」
      「妈妈!???」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