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激情文学
  • 最新排行

    【逆命】第14-15章

    发布时间:2020-05-23 00:01:04   


      第十四章!再会
      当晚,慕雪梅跟赵玲玲聊了很多,慕雪梅越是深入了解,越是心疼怀里的女
    孩。不过,她也有忧心的事,对方毕竟是市长千金,如果市长夫妇看不上自家怎
    么办?
      「玲玲,晚上要回去吗?」
      「啊?我……我听妈的……」
      赵玲玲闻言瞬间小脸涨红,低声说道。
      「呵呵,虽然妈比较开明,不过你们俩毕竟还在上学,有些事还是要少做点。
    今晚就跟妈睡吧?」
      慕雪梅也有点不好意思,不过还是得交代的,不然这个时候弄出个孩子,虽
    然她自己会很开心,不过对俩孩子的影响太大。
      「妈……你讨厌啦……」
      赵玲玲觉得自己的脸已经要熟了,虽然自己和慕言嘴都没亲过。不过能得到
    慕雪梅的肯定,她自认已经赢在了起跑线上,那头大奶牛还是凉快去吧。
      唯一有点让她不安的就是那个女人了,她实在想不到这个女人为什么会跟慕
    言认识,为什么两人见面后那女人会穿走妈的衣服。
      「离慕言还好远……」想到这里,赵玲玲叹了一口气。
      「丫头,怎么了?不开心吗?要是不愿意你就去跟慕言睡吧,不过记得妈说
    的,要节制。」
      慕雪梅以为赵玲玲想着自己儿子,不愿意跟自己睡,便开口劝慰道。
      「没有没有,才不跟他睡呢,我要跟妈睡!」
      赵玲玲急忙摇着头说道,同时在心里暗道「虽然自己是挺想抱着慕言,不过
    他不愿意啊……」
      「那玲玲要不要洗个澡?穿妈的衣服吧,反正也就一晚。」
      慕雪梅放开赵玲玲,起身打开衣柜翻了一套睡衣出来,接着又说道:「不过
    没有新的内衣了,你先去洗吧,妈出去买一套,你穿多大的?」
      「我穿35D的……」
      赵玲玲两只小手互相拨弄着,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
      「行,你先去洗澡吧,妈很快就回来。」
      慕雪梅嘱咐一声,拿上钱包就离开了房间。
      赵玲玲见慕雪梅出去后,有点兴奋的在慕雪梅的床上滚了两圈,然后用被子
    盖住头,隐隐的能听见一句「言哥哥,玲玲一定会加油的!」
      慕雪梅出了房间后,看见慕言还在客厅里坐在,走过去在慕言头上拍了一下:
    「玲玲今晚跟我睡了,你不用等了。」
      慕言整个人都还沉浸在厨房里慕雪梅说的话里,被慕雪梅拍了一下才回过神
    来,结果他又听见什么?
      「妈,今晚她还要留下来?」
      「不行吗?妈跟自己闺女睡有什么问题吗?你小子老实点啊!」
      慕雪梅彪悍的说了一句,便出门去给赵玲玲买内衣了。
      「……」
      慕言不知道怎么吐槽了,吃个饭就多了一个妹妹兼媳妇?
      「我就不该相信赵玲玲,这可怎么办,妈现在是认定了赵玲玲,我要是说穿
    走衣服的不是她,妈会是什么反应?」慕言在心里暗道。
      赵玲玲抱着慕雪梅的睡衣出来,看见慕言沉着脸坐在客厅里,心里咯噔一声,
    不安的走了过去。
      「言哥哥,我……我也不知道怎么会变成这样的……」
      走到慕言的身前,赵玲玲低声说道。
      慕言只看了一双白嫩的小脚出现在自己眼里,五个小脚趾头晶莹剔透,秀气
    可爱。
      他知道这双脚是赵玲玲的,也听见了赵玲玲的话,不过他现在也不知道该怎
    么处理这事,虽然自己可以现在赶走赵玲玲,但是难保一会慕雪梅回来后见赵玲
    玲不见了,叫他再去找回来,那就白费功夫了。
      「言哥哥,妈问我是不是我穿走她衣服的……妈还问是不是跟你……跟你在
    一起……我……我承认了……」
      赵玲玲见慕言不说话,连忙低声道。
      慕言听到上半句吓了一跳,直到赵玲玲说完他才微微心安,再想到刚刚慕雪
    梅并没有什么异样,他总算放心了一点,抬起头冷冷的看着赵玲玲。
      「来的路上你怎么跟我说的?不会乱说话?」
      赵玲玲被慕言的看的不好意思的低下头,晶莹如玉的脚趾头不安的扭动着,
    好一会才低声道:「对……对不起,言哥哥,我从妈……慕阿姨身上体验到了从
    来没有过的母爱,我……我……呜呜……」
      赵玲玲说着说着便抽泣着哭了出来。
      「你……唉……算了,别哭了,改天我会跟妈解释的。」
      慕言见赵玲玲哭了,有点烦躁的摆摆手说道。刚想起身回房,电话却突然响
    了起来。
      「喂,你好。」
      慕言见号码有些眼熟,便接起电话。
      「……慕言?」电话里,沉默了一会,才传来一阵悦耳的声音。
      「额……有事吗?」
      听见是宋可心这个美妇人的声音,慕言突然有点心虚的转头看了一眼赵玲玲,
    见赵玲玲好像没有注意,才说道。
      其实赵玲玲这会正竖起耳朵努力的偷听着。
      「明天我会去一趟你家。」
      「啊?要不改天好不?明天不是很方便……」
      慕言一听头都要炸了,下意识就是拒绝。一个赵玲玲已经够麻烦了,这美妇
    要是再来参一脚,那家里还不得爆炸?
      「不方便?那你明天来我家,放心,温柔我会打发她出去。」
      「好吧……还有事吗?」
      见宋可心明天好像一定要见自己,加上一旁还有一个赵玲玲,慕言只想赶紧
    结束这个电话。
      「我家在……」也不管慕言有没有听见,电话直接就挂断了。
      「……」
      挂上电话,慕言转头看了一眼还低着头站在原地的赵玲玲,转身直接回房了。
      见慕言离开,赵玲玲抱着睡衣靠近电话,把刚刚的号码默念几遍记了下来,
    接着就向浴室走去,同时脑海里想着刚刚听见的只言片语,心里暗道「会是谁呢,
    听声音是女的,难道是那头奶牛?」
      ……
      慕雪梅很快便买了一套内衣和一套睡衣回来,拿给赵玲玲后,等了十分钟左
    右,赵玲玲便洗完了,穿着慕雪梅买的睡衣,大小刚好。
      「真漂亮,玲玲你先睡,妈洗澡先。」
      慕雪梅夸了一句,抱着睡衣就向浴室走去。
      「好的,妈。」
      赵玲玲答应一声,躺在慕雪梅的床上,回想着今天发生的事,忍不住又笑了
    出来,接着不好意思的用被子盖住头,一双白白嫩嫩的小脚拍打着床,也不知道
    是想到了什么……
      一夜无话……
      第二天早上,慕言起床后才发现慕雪梅和他的「新妹妹」已经不在家里了,
    餐桌上留有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妈带玲玲出去了,中午没回来你就自己做饭吃
    吧!」
      「……」
      把纸条丢到垃圾桶里,慕言随口吃了一点,便匆匆的出门向宋可心家里赶去。
      ……
      宋可心昨晚思来想去,觉得还是趁早跟慕言见个面,趁现在女儿被她说动,
    早点让他们俩断了这种关系。
      于是便打了一个电话给慕言,跟慕言约好后,她又去游说女儿,让温柔趁周
    末出去放松放松。
      温柔本来不想去的,但是被宋可心一句「说不定你出去走走能找到答案呢?」
    给说动了,于是温柔便决定明天出去走走。
      宋可心看了下时间,早上9点了,不禁暗骂一声「这小牲口怎么还没来?」
      想了想,又低头看了一下身上穿着的白衬衫和包臀裙,皱了下柳眉,又回房
    间换了一套粉色的无袖旗袍,对着试衣镜照了照,点点头穿上一双白色鱼嘴高跟
    鞋,露出两颗涂着银色指甲油的玉趾。
      满意的笑了下,宋可心便下楼坐在客厅沙发上,静静地等着慕言过来。
      慕言在路上转了2次车,又走了10分钟,终于到了宋可心的家里。看着眼
    前这栋豪华的别墅,慕言心里赞叹的同时也在给自己打气。
      「不久后,我也能拥有!」
      稍微整理了一下衣服,慕言便按下了门铃。
      宋可心听见门铃声,下意识的就站起身跨出两步,又觉得自己这样好像迫不
    及待要见他似的,又硬生生的坐下等了差不多2分钟,才起身去开门。
      慕言正奇怪怎么还没人开门,门就被打开了,正眼一看,慕言被眼前的美妇
    给惊艳到了。只见宋可心穿着一件无袖的粉色旗袍,旗袍上绣着一朵朵牡丹,下
    摆只能遮住屁股往下10厘米左右,没穿丝袜的玉腿又白又漂亮,脚下穿着的鱼
    嘴高跟鞋露出的两颗脚趾好像是新剥的笋一般。
      宋可心有些得意的站在门口任慕言欣赏了一会,心里暗道「哼,温霆锋你不
    懂欣赏,有的是人欣赏!」
      见慕言还傻站着,宋可心终于想到自己叫慕言过来可不是为了让他欣赏的,
    心里暗啐了一口,恼怒道:「看够没有!」
      「没……额,不是,宋阿姨早上好。」
      慕言回过神来,有点尴尬的移开视线,向宋可心问好,只是他的内心里并不
    平静。
      「太完美了!这旗袍简直就是为她而存在的!怎么会这么完美!」又想到自
    己曾经把眼前这个美妇压在身下,慕言呼吸不禁有些急促,胯下的鸡巴也胀痛的
    很。
      宋可心不经意一撇,看见慕言胯下那鼓鼓的一团,画着淡妆的玉脸一红,急
    忙移开视线,开口说道:「进来吧,傻站着干嘛!」
      说完,宋可心浑身有点难受的就向里面走去。一边走一边暗道「这小牲口在
    往那看呢!」女人的直觉让她能感觉到自己屁股上好像有两道视线,好像要穿过
    旗袍,一探里面的春光,不禁又加快了脚步。
      没错,慕言跟在宋可心的后面,视线不知不觉就转移到了宋可心的肥臀上,
    又挺又翘的肥臀把旗袍撑得有点紧,随着宋可心的走动,加上旗袍大腿两侧的开
    叉,两片肥臀好像似在向他招手一般。
      宋可心好不容易走到客厅,坐下的瞬间,她感觉自己胯下好像湿了,想起身
    上楼整理一下,慕言又已经坐在了她对面,索性便硬着头皮,招呼慕言坐下。
      「宋阿姨,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慕言坐下后,赶紧翘起二郎腿掩饰胯下那根已经硬邦邦的老二,深呼吸了一
    口气后才说道。
      「关于温柔的事。」
      宋可心当然知道慕言为什么翘起二郎腿,玉脸上一红,假装淡定的说道。
      「温柔?我不是说过了吗?我不会放弃的!」
      慕言眉头一皱说道。
      「那我呢?」
      宋可心一句话脱口而出,发觉有些不妥,又转而解释道:「你现在还好意思
    跟我女儿谈情说爱?」
      「……宋阿姨,我们这件事就是个误会,这……要不你说个条件吧,只要不
    是离开温柔这种无理要求,我都答应你!」
      慕言还想解释两句,但是发现这件事越解释越说不清,便转而说到条件上。
      「误会?你王八蛋一句误会毁了老娘几十年贞洁!」
      宋可心气的拿起沙发上的抱枕就向着慕言砸了过去,见慕言不闪不避的任抱
    枕砸在头上,宋可心咬着牙道:「条件?你能做到什么!我想做的事,大把人求
    着做!」
      「……」
      慕言想了想,目前好像确实是这样,自己能做的,宋可心肯定能做到,自己
    现在做不到的,宋可心依然可以做到。
      「还是因为现在的自己无权无势啊……」心里暗道一句,慕言抬头看着宋可
    心说道:「宋阿姨,现在的我虽然可能做不到,但是以后得我一定可以做到。」
      「你凭什么?就凭昨天你那可笑的软件吗?」
      宋可心冷笑一声,她心里虽然承认慕言算是个天才,年纪轻轻就会研发游戏,
    但是会又能怎么样?能比的上她那个子公司吗?那家公司随便拿出来一个都是外
    界争夺的人才,可还不是给人打工的高级打工仔。
      「要不这样,我给你一笔钱,你拿着去研究游戏软件,起码你能少奋斗十几
    年,你想想吧,有那个人有我这么好脾气!没报警抓你还给你投资一笔钱。」
      宋可心说完端起水杯喝了一口水,静静的看着慕言。
      慕言这会确实很头疼,倒不是因为宋可心说的钱,而是因为他俩之间的这笔
    帐,这件事毕竟是他理亏。
      「麻痹,我真是日了狗了!」慕言在心里狠狠的骂了一句,一时之间思绪万
    千,硬是想不到一个办法能让这件事过去。
      两人就这么静静的坐着,过了一会,宋可心见慕言一直不说话,觉得胜券在
    握的她决定再加一把火。当然,经过那天的教训后,宋可心当然不敢再拿慕雪梅
    威胁他。
      「小言啊,其实呢,阿姨心里还是挺看好你的,只是咱俩之间发生了这种事,
    如果你跟温柔在一起了,以后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你想想阿姨还有脸吗?有那个
    做岳母的会跟女婿……」
      说道这里,宋可心假装羞愧的闭上了嘴,暗暗的盯着慕言的反应。
      慕言脸色越来越难看,暗恨自己的同时,又不禁想着,到底有什么办法。突
    然,慕言脑中有一个大胆的想法一闪而过!
      ……
      这边暂且不提,话说温柔早上起来后,吃了点面包和牛奶,便开着自己的宝
    马出去了。
      虽然说是出来放松心情,但是温柔还是时不时的想着,自己为什么喜欢慕言,
    等绿灯的时候,温柔还差点被后面的车主给骂了。
      「臭慕言。」
      嘴里嘟囔着,温柔挂挡向前继续开去。
      路过一个路口时,温柔突然看见那个跟她宣誓主权的人,赵玲玲!
      见赵玲玲挽着一个妇人的手,温柔不禁有点好奇轻声呢喃道:「难道是赵玲
    玲的母亲?」
      突然,一个绝妙的想法涌上心头,温柔有点兴奋的找了个地方把车挺好,下
    车后四处看了看,发现赵玲玲和妇人还没走远,温柔向着两人走了过去……
      早上的时候,慕雪梅把赵玲玲喊了起来,说今天难得遇上假期,便带赵玲玲
    出来逛街了。
      赵玲玲昨天观察过,知道慕言的家境应该不是太好,所以她也很懂事的,只
    是逛,并没有说要买什么。
      慕雪梅倒是想给这个自己看的对眼的小儿媳买点什么,只是实在不怎么富裕
    的她,一直也没看见什么合适的东西可以送给赵玲玲。
      而这一路上走来,慕雪梅心里也越来越满意这个小儿媳,虽然是市长千金,
    但是没有什么坏脾气,也不会嫌贫爱富。只是想到门当户对这个问题,她又有点
    担忧市长夫妇看不上自己家。
      「妈,我们去这边看看吧?」
      赵玲玲指着一边的美食街说道。
      赵玲玲今天很开心,小时候就一直渴望的事,今天在新认的干妈身上体验到
    了,让她不禁越来越喜欢这个干妈。
      曾经的自己,多想母亲或者父亲能陪自己逛逛街,带自己去游乐园玩玩。可
    惜,从来没有人在意她的想法,不过也无所谓了,她现在有干妈了,最重要的是
    这个干妈还是慕言的妈妈,她未来的婆婆!
      慕雪梅还在走神,突然被赵玲玲打断,闻言连忙应了一声,便带着赵玲玲向
    美食街走去。
      第十五章!先天性心脏病
      「玲玲同学!」
      母女俩突然听见后面有一道柔柔的声音,赵玲玲和慕雪梅同时向后看去。
      前者看见来人,嘴角微翘,暗道「真是个好机会,昨天跟今天简直是我的幸
    运日啊!」
      后者看见来人,有点疑惑的看了几眼这个穿着白色长裙的女孩,又看了下赵
    玲玲,低声问道:「玲玲,你认识吗?」
      「认识,她是言哥哥的老师。」
      赵玲玲的大眼睛转了转,马上就有了对策。扬起笑脸对着来人喊道:「哎呀,
    温老师,你怎么也在啊?」
      「老师刚好也在逛街,看见你就过来打声招呼,这位是玲玲的母亲吗?」
      温柔可爱的娃娃脸上露出两个小酒窝,柔柔的说完,看向了慕雪梅。
      「这位是我干妈,也是言哥哥的母亲。」
      赵玲玲甜甜的笑道。
      「你好,我是慕言的母亲,慕雪梅,你好,温老师,我儿子在学校还乖吧?」
      慕雪梅伸出手说道。
      「啊?慕……慕言的母亲?」
      温柔张大着小嘴,有点不敢相信的看着慕雪梅,见慕雪梅眉头微皱的伸着手,
    温柔赶紧回过神,伸出手跟慕雪梅握了一下手,并解释道:「不好意思,不好意
    思,我没想到你便是慕言的母亲。哦哦,我叫温柔。」
      同时在心里崩溃的想着「完了完了,她肯定对我有意见了!怎么办怎么办!
    还有,这赵玲玲怎么会叫她干妈?难道!」
      这会温柔倒没想自己为什么喜欢慕言了,完全被赵玲玲跟慕雪梅的关系给刺
    激到了。
      赵玲玲看见温柔这幅模样,有点得意的想着「就你这胸大无脑的奶牛,还想
    跟我斗,你还嫩着呢!」
      「没事,温老师的名字很好听呢。」
      慕雪梅微笑着说道,同时把手抽了出来。心里微微有点不喜的想道「这温柔
    老师怎么跟个小女孩一样。」
      「慕姐姐的名字也很好听,对了,玲玲是你干女儿?」
      温柔经过刚刚的混乱后,总算是清醒过来,亲热的喊着慕姐姐的同时,问出
    了她急切想知道的事。
      「我跟这丫头投缘,然后就认了干亲。」
      考虑到在老师面前,终究是不方便说这是自己的小儿媳,慕雪梅便改了口。
      赵玲玲自然猜到了干妈的想法,所以她也不在意的微笑着看着温柔。
      「原来是这样。」
      听到不是最坏的消息,温柔舒了一口气,然后又担沮丧的想着「这赵玲玲现
    在比我有利啊,我……我完全没优势,而且还是慕言的老师。」
      温柔甩掉脑子里的胡思乱想,强颜欢笑道:「那你们逛吧,我先走了。」
      「温老师,难得遇上了,我们就一起逛呗,人多才热闹嘛。」
      赵玲玲已经打定主意,今天要好好打击这头奶牛,让她再也不敢对慕言胡思
    乱想,所以她微笑着开口挽留着温柔。
      见自己女儿这样说,慕雪梅也顺着赵玲玲的话说道:「是啊,温老师,难得
    遇上了,就一起逛逛吧,刚好我也想了解一下我家臭小子在学校乖不乖。」
      温柔本来不想搭理赵玲玲的,但是慕雪梅都开口了,她便弱弱的应了一声好,
    跟着两人在美食街逛着。
      「温老师啊,我家慕言在学校还乖吧?」
      慕雪梅挽着赵玲玲的手,边走边问道。
      「啊,慕言……慕言表现很好,不用老师费什么心思。」
      温柔默默的走在慕雪梅身后,听见慕雪梅问话才急忙说道。
      「那……」
      「妈,看这边,我想吃这个。」
      慕雪梅话刚出口,就被赵玲玲拉着向右边卖冰糖葫芦的小贩走去。
      「行行行,妈给你买。」
      慕雪梅摇摇头,掏出钱包付款。
      「温老师要不要吃一根?」
      付款的同时,慕雪梅问向一边的温柔。
      温柔其实有点流口水,她也好像吃啊,但是现在要保持老师的身份,只能强
    忍着肚子里的馋虫拒绝道:「不……不用了……」说完还留恋的看了一眼那一根
    根冰糖葫芦。
      「好吧,温老师有喜欢吃的别客气,今天我请客。」
      见温柔拒绝了,慕雪梅也没在意,把钱递给小贩的同时说道。
      「不用不用。」
      温柔摆摆手说道,看着赵玲玲在那舔着冰糖葫芦,温柔红着眼眶暗道:「一
    会,一会我回来买两串!」
      三人继续逛着,慕雪梅又开口问道:「温老师,我看你好像还挺年轻的?」
      「啊,哦,两……我今年26了。」
      温柔还沉浸在一会回来买冰糖葫芦的幻想中,突然听见慕雪梅问她,有点呆
    呆的顺口就要说两串了,还好反应过来,才没在慕言母亲面前丢脸。
      「哦,26啊,确实是年轻……」
      「妈,你看这个,好可爱啊。」
      赵玲玲再一次的打断了慕雪梅和温柔的交谈,指着一旁的包子铺说道。
      「是挺可爱的,玲玲要吃吗?」
      慕雪梅一看,原来是捏成小猪兔子类的包子,心里暗道「难怪招小女孩喜欢。」
      「我要这个,这个,还有这个。」
      赵玲玲其实对这些没太多兴趣,她只是不想慕雪梅和温柔交流太多,也有享
    受这种宠爱的心思在内,所以她很开心的指着一个个捏的很可爱的包子说道。
      温柔隐隐的能猜到赵玲玲的想法,只是看着一个个可爱的小猪,小兔子模样
    的包子,她也顾不上生气,双眼发亮的看着这些萌到她心里头的包子。
      「温老师也吃点吧?」
      慕雪梅依旧问了一句。
      「额……不用了,我不饿,呵呵,我不饿……」
      强忍着各要一笼的想法,温柔尴尬的拒绝了。
      「为什么这么可爱,呜呜,好想要……」内心里流着泪,温柔强迫自己转过
    头。
      付款后,三人再次闲逛着,只是温柔时不时就会转头看一眼,已经快要在视
    野里消失的包子铺。
      「那个,慕姐姐,我想起我好像还有点事要处理,你们逛吧,我先走了。」
      终于,温柔还是向万恶的食欲低头,对着正在闲聊的母女俩说道。
      「哦,温老师还有事啊,真遗憾,那温老师你去忙吧,下次有机会再一起逛
    街。」
      慕雪梅见温柔脸上有点焦急,也就不在留了。
      「温老师再见!」
      赵玲玲则是笑的很甜,嘴上道别的同时心里暗暗窃喜「今天真是太美了,舒
    服啊。大奶牛,知道你我差距了吧!」
      可惜温柔现在的心思都被刚刚的包子铺勾着,也没注意赵玲玲的表情,跟慕
    雪梅道别后,便向着包子铺快步走去。
      「兔兔,猪猪,姐姐来了,等我哦!」
      很快,温柔就回到了包子铺,看着一个个可爱的小猪和兔子包子,豪气道:
    「老板,这个一笼,这个一笼。」
      「哦,好。」
      卖包子的是个中年妇人,见刚刚那个说不要的女孩一回来就要两笼,有点吃
    惊的看着温柔,一会才回过神给温柔打包好。
      提着两袋包子的温柔哼着小曲又回到了卖冰糖葫芦这里,跟小贩买了两串糖
    葫芦,一手提着包子,一手拿着两串糖葫芦,迈着轻快的步伐,向着自己的车走
    去。
      在车上坐了差不多半小时,温柔才把两串糖葫芦吃完,有点犹豫的看着两袋
    包子,揉揉小肚子,嘴里嘟囔道:「各吃一个吧。」
      一边吃着小猪豆包,一边喝着在副驾驶的格子里翻出的「高山牧场」牛奶,
    温柔感觉自己此刻很幸福。
      「果然妈妈说的对,要出来放松放松。」一边嘟囔着,又吃了一口小兔馒头。
      「呼,好饱,吃不下了。」看着副驾驶座上的两袋包子,温柔有点愁眉苦眼
    的说道。
      「唔……算了,中午吃吧,接下来去干嘛呢?要不,去看望下陈老师的女儿?」
      想到因为陈老师的女儿,自己才和慕言相遇,温柔突然想去看看这个女孩,
    听说还病的挺严重的。
      「先问下在那家医院!」
      拿起手机,给华大的一个老师打了过去,在对方口中得知陈老师女儿的医院,
    温柔道谢后挂掉电话,启动宝马,向着光复医院开去。
      到了医院后,温柔嘴里念叨着:「4楼4055。」向着住院大楼走去……
      ……
      陈翔宇今年48岁,本来有个美好的家庭,结果因为女儿的一场病,家里已
    经差不多是砸锅卖铁了。
      陈湘雨今年才17岁,本来是个活泼开朗的女孩子,结果有一天突然晕倒在
    操场上,被送去医院检查后,陈翔宇才知道,女儿竟然有先天性心脏病!
      这个突如其来的噩耗让他的妻子直接晕了过去,他也差点没撑住,但是知道
    自己是家里顶梁柱的他咬着牙,硬是没让自己也倒下去。
      女儿就是他的心头血,再难治,陈翔宇也不会放弃。当天,他就向华大的校
    长请辞,华大的校长本来还想留下陈翔宇这个人才,但是听说了事情原委后,他
    沉重的拍了拍陈翔宇的肩膀,从钱包里掏出一张卡,并告诉陈翔宇,这里差不多
    有10万,虽然不多,但是也是他现在唯一能做的了。
      陈翔宇是拒绝的,他承受不起这份心意,但是被校长一句话堵了回来「你是
    我的师弟!我不帮你还有谁帮你!拿着,后面我也会发起众筹帮你!」
      陈翔宇没想到许官社还记得这份淡泊的师兄弟关系,感动的稀里哗啦的接过
    钱,并给许官社磕了一个头。
      自这天后,陈翔宇就辞了工作,专心的照顾着女儿,因为女儿陈湘雨的病已
    经很重了,只能住院观察,每天都是一大笔开销,夫妻俩的积蓄很快就见了低。
      为此,陈翔宇跟妻子商量后,决定把房子卖了。今天就是去中介的日子,陈
    翔宇在跟妻子交代好之后,正打算出门,门就被打开。
      「陈老师你好!」
      温柔提着路上买的一袋水果对着陈翔宇打了一个招呼。
      「温老师你好,你怎么来了,来了就来了,还买什么水果啊!」
      陈翔宇赶紧上前请温柔坐下,并对一旁的妻子说道:「老婆,你去处理吧,
    我招待下温老师。」
      陈翔宇的妻子点点头,对着温柔露出一丝笑容,便出门去了。
      「陈老师,孩子的病怎么样了?」
      温柔看着正在熟睡的陈湘雨,轻声问道。
      「唉,先天性心脏病,暂时还好吧。」
      陈翔宇叹了一口气,有点哽咽的说道。
      「啊?这么严重吗?这……这……有找到合适的吗?」
      温柔想到心脏病目前根本治不了,只能通过换心来治疗,下意识的问道。
      「没有,即使找到了,估计……估计也凑不够费用了。」
      一个七尺男儿,说到这里,终究是流出了泪水。
      「这……陈老师,我这里有两百万,你拿着先!」
      温柔看着还在熟睡的女孩,女孩小小年纪已经长的如花似玉,虽然现在因为
    心脏病躺在病床上,但是依旧能看出,女孩长大了一定会是一个倾国倾城的大美
    女。
      从包包里拿出一张卡,递了过去。
      「不不不,我不能要了,学校里许校长已经组织捐钱了。我不能再要你的钱
    了。」
      陈翔宇摆摆手拒绝道。
      「我在学校捐也是一样的,陈老师你就收下吧,这点钱没什么的。再说,你
    忍心看着你女儿找到了合适的心脏却没钱换吗?」
      温柔想了想,换了一个说法劝说着。
      「……」
      陈翔宇默默的接过温柔手上的卡,然后拉开椅子,跪在了温柔的面前。
      「温老师,谢谢你伸出援手,我陈翔宇现在只能先给你磕几个头了,以后有
    什么需要我的,只管喊我!」
      陈翔宇一边磕头一边说道!
      「陈老师你这是干嘛,快起来快起来,你再这样我就走了!」
      温柔被吓了一跳,急忙扶起陈翔宇。
      「陈老师,我去给你叫护士。」
      看见陈翔宇额头上的血迹,温柔就出去找护士了。
      陈翔宇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女儿,走过去摸着陈湘雨的头,低低的说道:「女
    儿,都怪爸爸没用……」
      很快,温柔就带着护士回来了,护士给陈翔宇检查了一下,见没什么大碍,
    便给陈翔宇上了点药就走了。
      「温老师,谢谢你。」
      陈翔宇再次道谢。
      「不用不用,小事而已,要是钱不够你跟我说。」
      温柔有点不习惯这种场面,说完后又接着说道:「陈老师,我先回去了,你
    也不用有太大的压力,记得哦,没钱就告诉我,我给你。」
      「温老师,谢谢你。」
      陈翔宇现在不知道怎么表达这份恩情,只能重复着谢谢,起身送温柔走出病
    房后,回到病床前,看着熟睡中的女儿,老泪纵横的念叨着:「小雨,你可一定
    要记住,温老师是我们一家的恩人啊!」
      温柔下楼后,找到自己的车,坐在车上,有点后怕的拍拍自己的小心脏,刚
    刚陈翔宇给自己磕头的时候,她是真的好紧张,而且到现在都感觉还很紧张。
      「希望能帮上陈老师吧。」
      拿起一个兔子馒头,边说边吃着。
      吃完后,温柔发动汽车,向着家里开去。
      ……
      慕雪梅带着赵玲玲在美食街逛了一圈后,找了一家小饭店,叫了两三个小菜,
    跟赵玲玲一边说笑一边吃着。
      欢声笑语不断的从赵玲玲的小嘴里传出,让慕雪梅也很是开心。
      「妈,我今天好开心,好舍不得离开你,我怕这只是一场梦……」
      吃完饭后,母女俩在街上走着,赵玲玲突然抱住了慕雪梅,哽咽的说道。
      「傻丫头,妈又不会跑了,想妈了就过来,妈煮好菜给你吃。」
      慕雪梅同样有点舍不得赵玲玲,红着眼眶说道。
      「呜呜……妈……」
      听慕雪梅这么说,赵玲玲很感动,眼泪止不住的流了出来。
      「乖,又不是看不见了,别哭了,再哭我的乖女儿就变丑了,你看,跟小花
    猫一样。」
      慕雪梅忍住情绪,安慰着赵玲玲。
      好一会,赵玲玲才止住哭声,从慕雪梅的肥奶上抬起头,微微踮起脚在慕雪
    梅脸上亲了一下,然后说道:「妈……我回去了,改天再来看你。」
      赵玲玲现在不止喜欢慕言了,更喜欢慕雪梅这个妈妈,这个妈妈给了她10
    多年没享受过的亲情,母爱!
      「嗯,回去吧,别让你父母担心,想妈了就来妈家里。」
      母女俩相互道别,慕雪梅看着赵玲玲的身影消失在街头,慢慢转身向着自己
    家里走去。
      赵玲玲从街头走出,看着慕雪梅的背影,直到快要看不见时,她才跟上去,
    直到慕雪梅回到家,赵玲玲才向着自己家走去。
      ……
      江大山早上醒来后,听着房间里张晓丽不停的浪叫,他知道,吕德华又开始
    了,默默的钻出他的小窝,去厨房里准备早餐去了。
      等早餐做好,吕德华刚好也在张晓丽的小屄里射了一泡浓精,见江大山弄好
    了早餐,便抱着张晓丽走了出来,笑嘻嘻的跟江大山打了个招呼,便毫不客气的
    抱着张晓丽坐下。
      两人你侬我侬的吃完早餐,期间顺便羞辱了一会江大山,因为吕德华今天还
    有事,吃完早餐后,在张晓丽的吻别下便离开了江大山家。
      「贱狗,给老娘滚过来!」
      张晓丽对江大山可就不一样了,吕德华一走,她便赤裸着一道青一道紫的身
    体坐在沙发上命令着江大山。
      「老娘想撒尿了!」
      江大山一听,胯下的鸡巴发热,马上爬到张晓丽的胯下,张开嘴准备着。
      张晓丽见江大山这贱样,不屑的笑了笑,吐了一口唾沫在江大山的脸上:
    「给老娘接好了,里面还有你主人留下的精华,真是便宜你了。」
      江大山张开嘴对着张晓丽那冒着一股腥躁味的小屄亲了上去,舌头温柔的舔
    着。
      「哦,狗舌头真会舔!」
      张晓丽呻吟一声,尿眼一开,一股憋了一晚的骚尿全尿进了江大山的嘴里。
      江大山发出一声声「咕噜咕噜」的声音,把张晓丽的晨尿全喝了下去,喝完
    后给张晓丽清洁完胯下,才抬起头来。
      「主人,有件事我想跟你说一下……」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